首页 新华聚焦 冰城热点 旅游时尚 健康养生

孙文政:北大仓与抗战第一枪

2016年07月10日 16:32:21 来源: 新华网

  浓香型北大仓老枪酒升级为珍藏版酱香型老枪酒,无论是香型转变,还是历史文化以及营销模式,都引起行业酿酒专家和营销专家的极大关注。尤其是北大仓珍藏版老枪酒与抗战第一枪的巧妙结合堪称珠联璧合,是本世纪以来东北收藏级白酒的典范。日前,记者就此采访了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孙文政。

  从聚源永到北大仓。孙文政说,北大仓的前身是马子良开设的聚源永烧锅,聚源永烧锅建于民国3年(1914年),当时的厂址就是现在北大仓酒厂这个位置,是齐齐哈尔市有史记载最早的白酒酿造企业。

  据齐齐哈尔工业志记载,聚源永建厂时,“有伙计19人,投资1.8万元”。聚源永烧锅大致经历了整个民国时期,到江桥抗战前夕,已发展成为具规模的白酒生产企业。在当时,聚源永是齐齐哈尔市内白酒生产质量最好、信誉度最高的企业,也是江桥抗战时,齐齐哈尔市内仅有的一家白酒生产企业。

  在日伪统治时期,聚源永烧锅的经理拒绝了日本人的威胁利诱,坚持发展民族工业,不烧制清酒。日本投降后,西满军区后勤部接管了聚源永烧锅,成立了齐齐哈尔聚源永制酒厂。

  1949年后,齐齐哈尔聚源永制酒厂改名为齐齐哈尔第一制酒厂。1961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齐齐哈尔视察时说:“齐齐哈尔的北大仓酒很有茅台风格,很有发展前途。”从此,北大仓酒名声远播。

  江桥抗日第一枪。孙文政向记者介绍说,1931年10月16日拂晓,日本侵略者为实现迅速占领中国东北的野心,唆使伪军向嫩江桥黑龙江守军发起突然攻击。主持黑龙江省军政的参谋长谢珂对来犯之敌奋起应战,终于将伪军击溃。

  江桥抗战爆发后,马占山于1931年10月20日到达齐齐哈尔,出任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在谢珂参谋长支持下,准备与日伪决战江桥。马占山在1931年10月20日的就职典礼上称:“倘有侵犯我疆土及扰乱我治安者,不惜以全力铲除之,以尽我保卫地方之责。”并发表抗日宣言:“于此国家多难之秋,三省已亡其二,稍有人心者,莫不卧薪尝胆,誓救危亡,虽我黑龙江一隅,尚称一片干净土,尔后凡侵入我省者,誓必死一战。”

  1931年11月4日凌晨5时,日军嫩江支队越过江桥,中午到达五桥,向大兴阵地发起冲击,遭到徐宝珍卫队团的还击,守军许多官兵以身殉国。

  1931年11月17日,敌人“同时参战1万余人”分三路向三间房阵地进攻,在数倍于我的日军猛攻下,守军将士骁勇异常,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19日凌晨,马占山部已是弹尽粮绝,腹背受敌,马占山分析形势,知省城无险可守,决定率军政两署人员撤往海伦,江桥抗战至此结束。它充分显示了中华民族同法西斯侵略者浴血奋战到底的爱国主义精神,是中国军队有组织、有领导地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枪 。

  中华酒文化第一枪。孙文政说,对于文学家来说,酒是消忧解愁的媒介,感悟生命的桥梁,是高扬主体意识、引发自由意志的有效手段,那么对于军事家来说,酒则是增加豪气,拓展胸襟,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处的灵丹妙药。

  如果说酒在文学家那里带有阴柔的特质,那么在军事家那里则更多地带有阳刚的品质。在江桥抗战时,马占山、谢珂等爱将领,为鼓舞将士的爱国主义精神,用聚源永酒来鼓士气,壮军威,特别是在11月4日后的战斗,天气寒冷情况下,聚源永更把几只“酒海”运到前线。

  中国还有一个传统,那就是当做一件事成功时,都要喝酒助兴,尤其是军队凯旋。前方的将士打了胜仗,后方一定用酒来犒赏三军。马占山率领黑龙江爱国军民打响武装抗日第一枪,无论出发前,还是凯旋后,喝的皆是聚源永酒。从这个意义来讲,北大仓老枪酒的开发,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何冰)

[责任编辑: 张弘典 ]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31354690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