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壤无穷”下的侵略罪恶
 
2015-06-16 14:06:36 | 来源: 佳木斯市委宣传部   

  在宋金和老人收集的日军侵华物证里,有两件物品上的四个大字“天壤无穷”格外醒目。

  一对用炮弹壳做的花瓶,上面印有镏金大字“天壤无穷”,为白川义则题字;一面日本国旗,上写“天壤无穷”,为本庄繁手书。

  简单地从字面上理解,“天壤无穷”就是天地间的疆域无穷大。而在这里的根本意思是:天壤,即日本天皇的王土在普天之下,任意大,无穷大。

  “天壤无穷”,明白露骨,昭示着日本军国主义妄图称霸世界的狼子野心!

  “天壤无穷”,狂妄至极,透露着日本侵略者对他国他族人民的血腥杀机!

  白川义则、本庄繁,是两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们都当过日本关东军司令官,与其说在日军侵华历史上“赫赫有名”,不如说“臭名昭著”。

  今天之所以再次审视这两个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侵略者,是因为与他们有关的日军侵华实物再次将我们深深地刺痛。

  “天壤无穷”的由来

  “天壤无穷”语出1890年日本明治天皇颁布的《教育敕语》,为日本国民及小学教育必诵教材,其中有句“一旦缓急则义勇奉公以扶翼天壤无穷之皇运”。

  让我们从宋金和老人收集的另一物证——这本打上时间烙印的《回顾八十年史》寻找“天壤无穷”一路走来的痕迹吧。

  《回顾八十年史》由日本东洋文化协会发行,为日文原版,共24辑, 从1940年开始陆续出版。规格为38x26cm大开本。虽然在时间的陶洗中纸张有些泛黄,但从其纸张、图片印刷等仍可以看出这是个印刷精美、气度不凡的精品书。此书的内容为幕末、明治、大正日本八十年的“发奋图强史”,内有大量日清战争、甲午海战、八国联军侵华、日本占领天津、北京、满洲等珍贵历史图片资料。

  翻开《回顾八十年史》,日本天皇睦仁的照片仍分外清晰。早在十九世纪中叶,即日本幕府末期,以吉田松阴为代表的一些所谓的“思想家”,就极力鼓吹对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进行侵略扩张,提出了“向外宣传国威,攘除夷狄,开疆拓土”,主张“北则割取满洲之地,南收台湾吕宋诸岛,以至“最终席卷五洲,统归皇朝,皇朝永为五洲之宗主。”由于当时日本是处于幕府统治之下的封建社会,经济、军事还没有发展起来,这些思想还仅处于纸上谈兵阶段。

  1868年,日本天皇睦仁成为了日本政治舞台的中心,称明治天皇,主持开展了日本历史上有名的“明治维新”。同年4月6日明治天皇发布的《宸翰》宣称:朕朝夕恐惧保以对立万国,事奉列祖,故朕与百官诸侯相誓,意欲继承列祖伟业,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

  在《宸翰》的指导下,1880年,日本参谋本部提出《与清国斗争方案》;1887年参谋本部制订了《清国征讨方略》;1889年,参谋本部把对中国的兵力、素质、装备等“调查”结果编为《邻邦兵备略》;1890年,日本颁布了《教育敕语》开宗明义指出,“我皇祖皇宗,肇国宏远,树德深厚。我臣民克忠克孝,亿兆一心,世济厥美”乃“国体之精华”。要求“子孙臣民俱应遵守”,以达到“一旦有缓急,则义勇奉公,以辅翼天壤无穷之皇运”。同年,日本首相山县有朋向全国报告施政方针,抛出了“主权线”和“利益线”,公然把朝鲜和中国东北划入日本“利益线”的范围之内。

  至此,“天壤无穷”的寓意已清晰,意指日本天皇统治的疆域可以无限扩大延伸之意。

  为了“开疆拓土”,为了在中国攫取更多的利益,1874年日本侵略中国台湾,十年后悍然发动甲午战争,再十年后日俄争夺势力范围的撕咬在中国土地上进行。

  1927年,时任日本首相田中义一,这个恶迹昭彰的大陆扩张主义分子跳了出来,6月27日至7月7日,田中义一主持召开了制定侵略中国方针的东方会议,形成《对华政策纲领》,将中国分为“中国本土和满蒙”,妄图把中国东北分割出去,变成日本的殖民地。纲领宣称:“关于满蒙尤其是东北三省”是一个“在国防上及国民生存上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地区。7月25日,田中义一向日本天皇呈奏《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的秘密文件,提出战略:“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支那完全被我国征服,其他为小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而降于我,使世界知东亚为日本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此乃明治大帝之遗策,亦是我帝国存亡上必要之事也。”由此,东方会议成为日本侵华史上,决定“国策”的会议,也预示着一系列侵略行为即将进一步展开。

  在宋金和收集的日军侵华物证里,我们还看到这样一个铸铁物件:一只金鸱鸟立于地球仪上鸟瞰世界。“金鸱”寓意来源于日本传说,在日本“神武天皇”东征时,一只发出金色光芒的鸱停在神武天皇的弓上,其发出的耀眼光芒令长髓彦军将士晕头转向找不着北,于是向‘神武天皇’投降,从此金鸱成为日本人心目中的神鸟。金鸱立于地球上方俯视全球,意味着什么?征服世界。其日本侵略者大大的野心昭然若揭!

  “天壤无穷”让白川义则被炸而死

  眼前这个花瓶,是用炮弹壳做的,瓶口被制成长方形,长约9厘米,宽约7厘米,花瓶高约23厘米,为不规整圆柱体。体积不大,拿在手上却沉甸甸的。或许是想用造型上的与众不同吸引人的眼球,或许是想给人以无穷的想象,虽然这只是对一枚普通的炮弹壳进行冲压,制成的花瓶。但从其精致的做工,特别的材质,还是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经过精心设计的饰物,寓意是明显的。

  用炮弹壳做花瓶,再加上印上关东官司令的亲笔题字——天壤无穷,制作者可谓是煞费苦心。四个大字的左侧为“昭和戊辰之冬陆军大臣白川义则书”,虽然这行字明显小了许多,但是白川义则四个字仍然很刺目。

日本陆军大臣白川义则题字的炮弹壳

  昭和,是日本天皇年号,戊辰,是中国纪年,为中国历史上的1928年。据史料证实,是日军流行一时的赠物炮弹花瓶、笔筒等都或印或刻白川义则的题字 “天壤无穷”,足见侵略者已将“天壤无穷”奉为至上信条。

  1928年,在中国土地上发生了什么?顽固奉行“天壤无穷”的白川义则这一年又干了些什么?

  生于1876年的白川义则,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曾赴德留学。历任陆军省人事局课长、关东军第11师团参谋长、华中派遣部队司令官、步兵第9旅团长。1916年8月,白川义则任陆军省人事局局长;1919年1月调任陆军大学校长;1921年3月任第11师团长;1923年10月任关东军司令官;1925年3月晋升陆军大将。1927年4月,白川义则升任陆军大臣。

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白川义则

  1928年4月,复出的蒋介石指挥部队开始北伐,日本原本支持的张作霖等部狼狈败退。于此况下,日本内阁于4月17日召开会议。陆军大臣白川义则借口保护日侨,强烈主张出兵山东,在其力促下,首相田中义一决定把驻中国东北的步兵第10师团的第33旅团调往青岛。在纪念田中内阁成立一周年召开的临时内阁会议上,白川义则再次要求增派兵力,最终促成第6师团及“临时济南派遣队”开赴山东。25日,第6师团到达青岛,根据武官酒井隆的要求,又开赴济南。

  1928年5月4日,内阁批准了白川义则的方案,急调关东军第14师团第28旅团及其他特种部队2000多人增兵济南。7日,白川义则与参谋本部首脑共同制订了《对华方案》,竟然宣称:这次济南事件是“中国人日积月累轻蔑日本人的心理的具体表现”。要“显示皇军的武威,使全中国感到震骇”。8日,田中义一主持内阁会议,在白川义则等人的一再坚持下,决定采纳《对华方案》,对中国军队发起全面进攻。第二天,参谋本部下达命令,调派第3师团及其他特种部队20000人,实施第三次出兵山东,于11日占领济南城后,到处奸淫杀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济南惨案”。 6月,白川义则间接策划了刺杀张作霖事件。

  1928年,这个死心塌地“扶翼天壤无穷之皇运”的日本陆军大臣,可谓干了不少“大事”,双手亦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不难想象,以他的身份及地位写下“天壤无穷”, 并被拓印在炮弹壳制成的花瓶上,会燃起、鼓励多少日本人继续走上疯狂的侵略战争的不归之路。

  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白川义则就任上海派遣军司令,立即增派日军两个师团及第3舰队等部队报复国军驻沪部队、大肆屠杀上海市民。3月,国际联盟行政院作出中日双方停战的决议, 4月下旬,中日双方全线停火。此时,狂妄的白川义则认为应该庆祝一下日寇侵略活动的“胜利”,遂决定于4月29日,日本“天长节”——日本天皇生日这天,在日租界的虹口公园举行盛大的“淞沪战争祝捷大会”。

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白川义则在吴淞口登陆

  侵华日寇的庆祝活动如期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为防范抗日组织的破坏行动,禁止中国人入园。8时许,朝鲜革命党志士尹奉吉身着笔挺西装,进入虹口公园。9时整,庆典开始。白川义则、日本驻上海公使重光葵、第3舰队司令官野村吉三郎海军中将、第9师团长植村谦吉陆军中将等人发表了歇斯底里的演讲,疯狂无耻地鼓吹“侵略者有理”、“侵略有功”论,大肆叫嚣“武运长久”、“圣寿无疆”。

  11时40分,随着恶魔们的叫嚣声结束,会场上1.3万名日军官兵和数千名日侨扯着嗓子高唱起日本国歌。尹奉吉拿起装有特制烈性手雷的水壶和饭盒抛向检阅台。白川义则被炸伤;重光葵的一条腿被炸断;日本在沪侨民团体行政委员长河端真次被当场炸死;日本在沪侨民团体书记长友野盛被炸成重伤……

  白川义则被送进日军在上海最大、医疗条件最好的医院。然而,再好的医院也救不了他的命。5月26日,白川义则这个侵略狂人因伤势过重而毙命,成为第一个被杀死在中国的日军军衔最高的孤魂野鬼。

  1947年,我国著名漫画家丰子恺完成了一幅著名的漫画作品——《炮弹作花瓶,世界永和平》,寓意将炮弹收起,祈愿世界不再发生战争。而同是炮弹花瓶,白川义则的“天壤无穷”炮弹花瓶因象征侵略,遗臭万年。而丰子恺的炮弹花瓶漫画则成为被永世称道的作品。

  “天壤无穷”将本庄繁送上自杀之路

  这是一面特殊的日本国旗。

  这面日本国旗之所以成为日军侵华物证,实是因其有着许多与众不同的地方。此旗带着衬面,就像一张被装裱过的字画。旗衬长约100厘米,宽为59厘米。旗长为73厘米,宽为54厘米。膏药旗上“天壤无穷”四个大字分外醒目。旗杆很精致,为红棕色,由上等的柞木制成,高约1.9米,固定在做工精细的钢制三角旗架上,极具稳定性。八十多年过去,旗与旗杆都保持完好,没有丝毫裂痕。旗右侧一行字——“昭和九年四月陆军大将本庄繁书”。

日本陆军大将本庄繁书写“天壤无穷”的日本国旗

  在木制的旗盒中,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墨字:昭和九年九月十八日满洲事变三周年纪念陆军少将古川岩太郎识”。

  原来这是本庄繁送与属下的赠品。而与其说是赠品,不如说是一种军国主义侵略、扩张思想的催固。

  古川岩太郎是何许人也?古川岩太郎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日俄战争后曾任陆军参谋本部课长,陆军大学教官,南京武学堂教官,野炮兵第十九联队长,镇海湾要塞的司令官……从古川岩太郎的这些经历中,可以断定这又是一个侵华日军的狂热分子。

  身为侵华“急先锋”的本庄繁将 “天壤无穷”的侵略思想写在日本国旗上赠与侵华狂热分子古川岩太郎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那么如此顽冥于“天壤无穷”的本庄繁又在侵略的道路上留下一串怎样的脚印呢?

  1876年生于日本兵库县的本庄繁,以中尉身分参加了日俄战争,后历任参谋本部中国班班员、“满蒙班”班长、中国科科长等职。清末曾任日本驻华使馆副武官,积极研究和考察中国国情。1921~1923年充当奉系军阀张作霖的军事顾问,成为日本熟悉中国内情的“中国通”。1922年晋升为少将, 1925年出任驻华公使馆武官,1928年晋升为中将,调任第 10师师长。曾多次上书主张用武力征服满蒙。

关东军司令官陆军大将本庄繁

  1931年 8月 1日,在日本准备发动侵华战争的关键时刻,本庄繁由第10师师长升任为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在受命的当天就拜谒了天皇。本庄繁走马上任关东军司令官后,立即听取了关于“满蒙”情况的汇报和作战计划报告,随即发出“训示”,表示“已下重大决心……应付多变之时局,共图伸展国运之大业”。接着,本庄繁会见了关东军的两大支柱——第2师团长多门二郎中将和独立守备队司令官森连中将,并对所属部队进行了巡视,还检阅了以攻击中国军队为目标的军事演习。在这一过程中,本庄繁多次训示,明确提出对于危害日本“满蒙”权益的“不逞之徒”或“有侵犯之虞者”,均应“主动采取断然措施”。9月18日,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再次拉开了日本侵华的序幕,不到 4个月的时间日本侵略者就占领了全东北。本庄繁本人在此期间成为名副其实的日本侵华急先锋。日本侵略者一系列烧杀掠夺惨案相继发生,中国东北人民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水深火热中。而本庄繁这位侵略的“急先锋”却因策划“满洲事变”有功,被日本天皇授予一级功勋章和一等旭日大授章,并于“九.一八”进一步发迹,一路高升。1932年7月,调任军事参议官。1933年 4月,晋升为陆军大将,就任天皇身边的待从武官长。1935年授予男爵。1938年,担任伤兵保护院总裁,1945年任枢密院顾问官……

  昭和九年,为中国的历史上的1934年。这一年,已是陆军大将的本庄繁应该是日理万机,可他仍不忘于百忙中在这面国旗下写下极具侵略扩张意义的“天壤无穷”四个大字,表面上是送给侵华同僚,鼓励他们再接再厉,实际上用这面旗显摆及纪念一下自己的“功绩”,可谓一箭双雕。

  不管本庄繁再怎么老谋深算,他在侵略的道路上走得越远,其罪孽越深重,欠下中国人民的血债越多,越要受到正义的神圣惩罚。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本庄繁深感自己承担战争罪责之重大,同年11月20日,在联合国军总司令部下达逮捕令后,本庄繁特意走进军事学院自杀,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从本庄繁的私邸发现他死前写的一份遗嘱。其中写道:“我已与世长辞。由于我多年来历任军事要职,使帝国濒临崩溃,深感惶恐,虽万死而不足赎我之罪也。”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日军战犯,竟然临死不思悔改,仍和地球仪上那只俯视世界的金鸱一样做着遗臭万年的“天壤无穷”春秋大梦。(沈艳玲/执笔 宋修明/翻拍)(编辑:范业楠)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81343307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