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血的铁证
 
2015-06-16 14:06:36 | 来源: 佳木斯市委宣传部   

  编者按: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法斯战争胜利70周年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同时也是佳木斯城市解放70周年。为了充分揭露日本侵华历史真相,中共佳木斯市委、市政府决定以展出宋金和同志多年来收集的近万件日军侵华物证为主,建设佳木斯市日军侵华物证陈列馆。目前已抽调人员对这些物证、史料等进行专门研究,挖掘这些物证背后所隐藏的鲜为人知的日军侵华罪行。

  在日军侵华物证临时存放室里,保存着宋金和老先生用四十多年心血收藏来的万余件日军侵华物证。

  埋头整理、研究物证材料近一个月,用震惊、震撼来形容日军侵华物证陈列馆物证史料整理小组成员此刻的心境远远不够。一件件、一张张、一面面、一幅幅、一本本、一枚枚无声无息、无言无语,甚至是阴森恐怖的物件,不时在眼前“活”起来,似见侵略者狰狞的面目,如闻狮狼虎豹的咆哮,日本侵略者铁蹄踏处,中华大地生灵涂炭。

  翻开《第七步兵联队战斗历程》、《第三师团司令编纂忠勇美谈》、《回顾八十年史》,细看1937年《大阪朝日新闻》中的每日战报专栏,刀似血在滴,枪如血在流,炮像血在涌,日军疯狂残暴的侵略让中国3500万同胞无辜伤亡,血流成河……

  而今,我们对那首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如今的《国歌》,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百本“写真” 昭昭侵华历史

  三月,日军侵华物证陈列馆物证史料整理小组成立。在迎接万物复苏、萌发的季节,明媚的春光真切地照进了现实,可我们的心是沉重的。每天面对这些物证材料,翻阅着日军侵华历史资料,仿佛穿越到那个年代,眼帘满是日军的掠夺、侵占、奴役、奴化、讨伐、杀戮……

  《支那事变写真》、《满洲事变写真》、《满洲踏查纪念写真帖》、《欧亚大陆飞行纪录完成纪念写真帖》等200多本的“写真”,全部出自日本侵略者之手,原版、日文,其系统性、完整性、缜密性、细致性让物证史料整理小组全体成员颇为吃惊。

历史写真之汉口陷落

  轻轻翻开《日露战史写真帖》,这个分为上、下两卷的写真帖,用大量纪实图片记录了1904年发生在中国国土上的日俄战争。为了争夺在中国东北的利益,日俄在中国领土上进行了一年多的厮杀,这是日本继1874年侵略中国台湾、1894年发动日中甲午战争之后又一次粗暴地践踏中国大地,也使中国东北人民于战争中蒙受了空前的浩劫。虽然过去100多年了,日军进攻旅顺、日俄双方争夺二O三高地、被催毁的俄军要塞、日军修筑二O三高地纪念碑、日军骑着高头大马进入长春、长春西门城楼上下到处飘着日本国旗等照片依然那么清晰。可以轻轻地翻开《日露战争写真帖》,却无论如何不能轻轻地合上……

由日本参谋本部海军省许可《日露战史写真贴》上下卷

  痛,才下眉头,又上心头。180本的《历史写真》是日军的军事刊物,为日文原版彩色杂志。《历史写真》创刊于正大二年,为16开本,每月一期。“九·一八”事变爆发前,《历史写真》中大多为日本各地城市风光、风土人情。“九·一八”事变爆发后,该出版物成为侵略者宣传“圣战”和“显赫战功”的工具。

  1931年9月18日晚,日本侵略者蓄意制造了“柳条湖”事件,将南满铁路一段路轨炸毁,摆了3具身穿中国士兵服的尸体。早已磨刀霍霍的日军,22时20分,迅速向东北军精锐第七旅驻地北大营发起了进攻。19日零时20分,日本关东军向东北各地进攻,早晨6时30分,日军占领了沈阳城。19日,长春沦陷。因有充分的准备,到25日,仅一周时间,关东军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辽宁、吉林两省30座城镇,并完全或部分控制了12条铁路线,完成了“九·一八”事变军事侵略的第一步。1932年,以“满洲事变特辑号”的形式,从1月“新年号”到6月,《历史写真》进行了连续报道。

  无独有偶,同样的流氓反诬手法在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的宣传中又故伎重演,而且日军的宣传报道竟然相当“到位”,1937年8月,《历史写真》以“北支事变”为主题,推出了当月的“本号特辑”——“北支事变第一报”。报道称:卢沟桥不法射击事件后,支那大兵移动,日支两国全面冲突已无法避。无耻的侵略者将“贼喊捉贼”的把戏玩于股掌之上。

  密令、地图 恣肆烧杀抢掠

  在宋金和收集的众多日军侵华物证中,极具珍贵性的莫过于有关“九·一八”事变的备战密令。这纸手令长约32厘米、宽约24厘米,红色书边线框,内红竖线为格,边框右上方加印“秘秘”两字,格内中央下方印有“陆军”字样;全文竖版,由刻字水印部分和钢笔手写部分组成,并盖有“步兵第三旅团长之印”篆刻印章。

  这是1931年9月17日(昭和六年九月拾七日),日本关东军驻长春步兵第三旅团长长谷部照俉下达给步兵第4联队长子爵大岛陆太郎‘对事变计划准备有关的文件命令’,编号为步三旅乙第一六九号。手令记录的几个关键点:第一,第4联队抽出1中队作为旅团预备队将强袭奇袭北大营;独立守备步兵一中队攻击北大营北方地区;列车炮兵及野炮兵第二联队一部进攻柳条湖附近。第二,驻长春主力一部扫荡长春附近中国军队。这些部署,恰恰与实际发生的“事变”——“柳条湖”、“北大营”相合!

  很显然,这纸手令是“九·一八”事变前日军有关作战部署命令中的一个,对进一步揭露侵华日军蓄意制造“九·一八”事变的历史真相,无疑提供了强有力的铁证。

日军“9.18”作战准备命令

  在整理物证时,几张日军地图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支那事变最新大地图,追杀王岗起义者详图,昭和十三年满洲地质矿产分布分图,黑龙江、松花江地质航勘测图,铁路建设勘测图,军事布防图,黑瞎子岛防御图,要塞分布图……

  从这些精心绘制的地图中可以看到,日本侵略者觊觎我国领土真是煞费心机!他们研究得如此细致、如此到位,差不多精细到我东北的每寸土地。

昭和11年日本海军测量队测量图——黑龙江中流(抚远附近)

  日本侵略者为了掠夺资源,精心绘制了《满洲国资源图》,该图清晰地标注出伪满洲国各种社业和各种资源的分布情况。对于掠夺,侵略者很是用心,“功课”做得非常“精到”,图中标注得很详细,列出了东北地区13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石炭埋藏量为200亿吨,油母贡岩76亿吨,铁36亿吨,金、铜等储量亦颇为丰富。这张图还清晰地注明了当时日本在我国东北建了铁道工厂6处、港湾10处、细菌所47处、炭厂6处……

满洲地质及矿产分布图

  信函、纪章 曝露狼道恶行

  在宋金和收集的日军侵华物证临时存放处,一排玻璃罩下平放着53封侵华日军的信件和一些纪章。书信的主人叫冈田重吉,1934年至1936年期间,冈田重吉在三江省(今黑龙江省东北部)佳木斯市驻防,是侵华日军第3师团18联队2中队的一名班长。

  小心打开几封书信翻看,内容除了日常生活交流,还记载了大量日军虐杀平民、残杀劳工等罪行,把侵略者惨绝人寰的行径暴露得淋漓尽致。

  ——“杀人的情景,女人、小孩看到了一定会感到恐惧。刺一两下,手就开始发抖……”

  ——“昨天在佳木斯桦南县的驼腰子,我们又处理(指杀死)了6个马贼(指中国抗日官兵),刺刀杀人,就像切青菜豆腐一样。”

  ——“小河的河道里横七竖八地漂着三四十具中国劳工的尸体,发霉腐烂的味道让水臭得根本没法喝。到处是游荡的野狗、蔓延的瘟疫……”

侵华日军的信函

  我们拿起一枚 “支那事变从军纪章”反复端看,不要以为这枚小小的纪章无足轻重,却是日军发动“七七”事变的纪念物。这枚直径为30毫米的圆形铜章正面为一只展翅的金鸱,金鸱两侧是日本陆军和海军军旗,背后刻有“支那事变”字样。这是日本政府根据1939年7月27日颁布的496号帝国令制造的,是颁发给从侵略战争爆发直至战争结束所有赴中国参战的日军军人。由于侵略战争规模大,当时发行的数量也很大。自从1874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侵占台湾战争起,每次借口出兵他国或发动侵略战争,侵略者都会以日本帝国令名义设计、制作一种“从军纪章”,颁发给参战和出兵的军人,意在表彰 “功绩”。可以说,日本纪章的发行史就是日本对外的侵略史。

支那事变从军纪章

  照片、灵牌 透视抗日烽火

  由日本侵略者亲手拍摄、冲洗的纪实照片是日军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最直观的铁证。在中国杀人,“就像切青菜豆腐”绝不是危言耸听:侵华日军用火车运送被杀者遗首的照片,遇害者遗首堆积如山的照片,日军用枪杀、用刀刺、用土埋、用水淹、用犬咬、用马分、用冰冻等“创造”了多达上百种杀人手段的照片,其残忍程度远远超过我们所想象的。

  侵华日军杀害人民革命军的照片,侵华日军活埋新四军的照片,侵华日军刑讯抗联战士的照片,侵华日军虐杀中国民众的照片,侵华日军电刑中国人的照片,侵华日军对妇女儿童进行残害的照片,侵华日军用中国人尸体祭祀日本人的照片……看了这些血淋淋的照片,“震惊”“骇人听闻”岂能形容陈列馆物证史料整理小组成员沉重的心情?刺到骨,痛到心,让人窒息得无法呼吸。

我抗日志士活活被倭寇用铡刀残忍杀害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张十分珍贵的照片,照片记录了杨靖宇带领的抗日部队在吉林磐石一带惨遭日寇残杀的情景。照片上被日寇杀害的战士,穿着胶底鞋,胳臂上戴着“东北人民革命军”的袖标。1932年11月杨靖宇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军南满游击队,任政委。杨靖宇领导游击队运用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在根据地人民的大力支援下,粉碎了敌人多次围攻,并主动出击,打死打伤日伪军多人,缴获许多武器弹药。1933年9月,杨靖宇领导成立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1936年春,为了配合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杨靖宇率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在辽宁与吉林毗连的东部地区主动出击,积极打击日伪军。1936年7月初,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杨靖宇任军长兼政委,继续与日寇作战……

我抗日人民革命军遭倭寇残杀

  在宋金和收集的物证中,有一个灵牌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是日本天皇御赐给栂野大佐的灵牌,从其精雕细琢的做工,反映出日本军国主义对侵略战争刽子手的推崇。栂野在“九·一八”事变时是日本步兵第七十七联队第三大队长。1931年9月19日,驻扎在朝鲜的日军步兵第七十七联队接到命令,迅速渡过鸭绿江进入“满洲”,参与“九·一八”事变,从此栂野开始了在中国的侵略行径。他参与了奉天警备、锦州攻击、公主屯扫荡、腰高台子激战等。因栂野在“九·一八”事变中“战功卓著”,死后受到日本天皇嘉奖,御赐灵牌一块。就这样,日本天皇御赐的最高荣誉与杀人如麻的刽子荒谬地结合在一起。(照片10)

刽子手栂野大佐灵牌。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在栂野大佐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侵略者面前,中华民族爱国仁人志士,从没有低下高贵的头,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有这样一幅图片,让我们看到油然而生敬意。这便是几位抗日志士在遭到逮捕,被敌人五花大绑地捆起来,坐在囚车上,仍倔犟地高高地扬起头。那宁死不屈的神情分明在对侵略者说,你可以抓住我的躯体,但你永远打不倒我的精神。(照片11)

被日本侵略者抓获的我抗联志士

  一件件铁证,在陈列馆物证史料整理小组全体成员心中如山般沉重,它打开的不仅是日军的侵略史,还是祖国母亲的蒙难史,兄弟妹姐一大家人的觉醒史、自强史。做好日军侵华物证陈列馆物证史料整理是工作,更是使命,责无旁贷!

  抗日战争的硝烟消散在长长的时间隧道里,但这些 “活”起来的日军侵华物证时刻唤醒着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激励我们战胜前进道路上各种困难,成为我们实现强国强军梦想的不竭精神动力。(沈艳玲/文 宋修明/翻拍)(编辑:范业楠)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81343305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