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华聚焦 冰城热点 旅游时尚 健康养生

你可曾领略过“关东大屯儿”

2017年06月05日 16:42:36 来源: 黑龙江省气象局

    一念到乡愁你可能会想到海峡边的鼓浪屿,一想到村落古徽州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在眼前,一提到江南那摇曳在乌篷船旁的水乡便随梦而来。当你问起黑龙江的美丽乡村是什么呢?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关东大屯儿”。

    关东大屯儿满是质朴、也不乏传奇,“雪乡”不过是当年挑战高寒禁区的双峰林场,“亚布力”最初仅为中东铁路在山沟里建的浆果园,“横道河子”只是绥满铁路废弃的火车机库场,这里便是杨子荣智斗座山雕的林海雪原。其实黑龙江像这样的村镇还有很多,比如记录北京知青屯垦戍边兴凯湖的当壁、犹太人艰难迁徙东北亚的名山、首开矿泉疗养之风的五大连池、北国水乡温泉的连环湖、三江湿地浩瀚的七星农场、小兴安岭石怪林秀的汤旺河、火山峡谷静美的镜泊湖、漫山红叶胜火的大岭以及北极光找冷的漠河、祖国东极前哨的黑瞎子岛。这里的大屯儿充满了闯关东的无奈、开拓东北亚的洋杂、建设北大荒的爽朗、跨越高寒禁区的豪迈,好多土掉渣的与洋透顶的事一股脑地要讲给你听。

    东北人是随性爽朗的,我就出生在呼兰河畔一个叫杨木的小屯子里,父亲在乡里乡亲的帮衬下盖起了一间半的土坯房,小屯不过一趟街、一条沟、一片田,在风雪严寒的记忆中逐渐模糊。再大一点到了石人公社(乡),见到了大长趟的砖平房,这里是政府和小学,尤其公社中堂那幅毛主席、朱总司令在机场迎接周总理载誉归来的油画印象深刻,记住了有种好看的花叫马蹄莲。当家搬到康金镇时我老迷路,康金镇曾是过去呼兰府(含现在呼兰区、绥化市和巴彦县)的几何中心、驻军之地,八卦街闻名遐迩,八条笔直划一的大路从街中心的点将台四散开来,确实笑迎八方客,也常把小孩子弄迷糊了,当时能在街中心准确找回家是件相当了不起的事。到了呼兰县城满大街青砖灰瓦煞是好看,大起脊、花砖雕的大砖房、四合院满街都是,别说还真有个古城的样。小县城放到现在不过就是个大屯,城隍庙、文庙、关帝庙自不可少,还有西风东渐的天主堂、清真寺,中东铁路带来的土洋结合还蛮有味道的,如能原样留存至今绝不会比丽江差,可惜现在不过是一场梦罢了!只有西岗公园的四望亭、省疗养院里的钓鱼台依稀还能看到萧红笔下《呼兰河传》中岁月的过往。

    我头次领略故乡以外的关东大屯那是在山里头,当火车在黎明掠过小兴安岭,我来到了伊春五营的二姨家。当年伊春堪称森林之都、五营有红松故乡的美誉,我头一次看到如此连绵不断的大山大岭、头一次看到如此苍翠不息的松柏桦杨,五营建在山洼处,一片规整的红瓦房、一圈大木头的篱笆帐,有高高的苞米架和柴火堆,好羡慕森工人把日子过得如此地红火,掉进了森林里连呼吸都透着草木香。当我上班后再次来到伊春,深山密林处得见“高楼大马路、公园小去处”仿佛是一座新城,满街都是略带香甜的松针味,说来此泡森林氧吧浴一点都不为过。听说年轻人大都去南方打拼了、人少了很多,气象事业却在坚守中发展很快,高高的山岭之上已耸立起的多普勒雷达成了小城地标式建筑,大山深处的五营森林生态气象观测站更是名声在外,与七星河湿地生态气象观测站、南瓮河水生态气象观测站并驾齐驱,成了黑龙江大森林、大湿地、大江河这片绿色净土的共同守望者,随着时代的变迁,五营以旅游为主的天然林保护工程代替了过去车皮滚滚往外输出砍伐的原木,这或许才是绿色转型发展最好的实证。

    让我心醉的关东大屯莫过于松嫩平原腹地的胡吉吐莫。这里并不知名,不过是去连环湖温泉度假时偶尔的路过。小镇不大还有些破落,但粗犷的饭菜中满是游牧香,尤其那铁锅炖鱼确为难得的湖味鲜。一路驶来竟发现这里有媲美呼伦贝尔的七彩草原、堪比扎龙的珰奈湿地,牧场与湖泊间多达数百座大风车构成银白色的风景线,三北防护林的大风口一不小心变成了绿色清洁能源基地,看来气象部门的功夫还真没少下。天地如此壮美让我破天荒地露宿野外,黄昏踏着干枯的九曲河道,苜蓿草在干旱和盐碱的双重作用下枯焦得像被烙印过一般,盐碱不同、干湿各异、植被就千差万别,草原犹如一幅印象画派的油画色彩斑斓。好多不知名的鸥鸟栖息在心形的小湖旁、时而停歇、时而翱翔,接近湿地草原渐次翠绿丰美起来,芦苇、蒿草不一而足窜出老高,空气顿时湿润凉爽起来,本想涉足湿地,怎奈泥软差点陷落,仅浅尝即止罢了!月上中天我溜出帐篷,月光如水将长长的影子甩到湖面上不停地抖动,银色的光鳞折射起来犹如荧光点点,暗夜被荧光一裹挟犹如水墨丹青般韵味十足。风渐渐大了起来,风车不由自主地旋转起来,低沉的轰鸣犹如数架飞机在起落,空荡间回音中气十足。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西边的云彩竟被地平线下的朝阳染得如锦缎般绚烂,湿地的朝霞竟然从西而起向东蔓延开来,或许只有天空极其空旷才会如此神奇虚幻吧!天光云影、湖水婆娑,霞光将幻彩在天空任意地涂抹,水面让绚丽铺盖整个草原湿地,要多妖娆有多妖娆,要多妩媚有多妩媚,色彩斑斓的湖水与芦苇、香蒲、水草相映成趣,风车阵在这个云蒸霞蔚间轰鸣齐舞甚是壮观,宛如一幅游动的水彩画妙不可言。远胜过黄山光明顶、北戴河鸽子窝,成就了我生平最美一次日出,或许人生就是在最平凡间不经意显露出他的深刻。

    最有关东韵味的大屯要数同江街津口的鱼皮部落,松花江在此和黑龙江汇合,“同是一江水、两边色不同”,这或许就是混同江的来历吧!这里栖息的赫哲人千百年来过着棒打狍子瓢舀鱼的生活,曾因地处偏远、物资奇缺,他们用桦树皮建起了“撮罗子”(窝棚),用大原木抠出了独木舟,以鱼皮为衣裤、为被褥,生鱼片更是款待远方贵客的佳肴,说茹毛饮血一点都不为过,别说还真成就了独步世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这唠上一会嗑、吃上一顿饭,常有种莫名穿越史前文明的感觉。

    别看黑龙江地处高寒偏远,还有很多值得一看的乡村小镇,这里远离喧嚣、特色独具、原始质朴,而且历经岁月雕刻出来的故事相当耐人寻味,如果你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不妨来北大荒走上一遭,相信你不曾停歇的脚步会在此驻留很久很久。(兰博文)

[责任编辑: 郭梁越 ]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71363415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