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华聚焦 冰城热点 旅游时尚 健康养生

为祖国的北极撑起一片蓝天

2016年08月08日 16:37:45 来源: 黑龙江省气象局

  漠河县气象局位于祖国最北部的漠河县,地处大兴安岭山脉北麓,属寒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年平均气温为-4.3℃,极端最低气温为-52.3℃,无霜期为88天,属于国家一类艰苦边远地区。1956年,为监测高寒地带的气候演变,同时为开发大兴安岭提供气象保障,国家在北极村建立了气象站,这就是中国最北的气象站。

  艰苦创业建站初期

  创建成立后隶属于黑河气象台,站名为“呼玛县漠河气候站”,区站号为50136,北纬52°28′,东经122°22′,观测场海拔高度296.0米。1957年4月1日正式运行,开展的气象业务也只有地面观测,实行4次观测(02、08、14、20时)。建站之初,漠河气候站只有40m2的“板夹泥”简易值班用房,人员只有2人,成为漠河第一代气象人。

  1958年7月13日气象站遭受黑龙江洪水危害,观测场被冲毁,致使1958年7月13日-8月31日的记录中断。洪水过后,他们自己动手建起了30m2的简易土房。1962年9月省局决定复建漠河气候站,由省气象局拨款建起了180m2的办公用房和职工宿舍,但这些都是由木头搭建而成,外面抹上泥土,当地人叫“木刻楞”。这一年周儒锵同志调入,人员增加到3人,他就是描写“北极”气象人的电视连续剧——《北极光》中主人公的原型。

  特殊的地理位置使漠河气象资料显得极为重要,1971年1月1日,漠河气候站成为国家基本站,气象资料参加全球交换,每天8次观测,工作量大增。1971年3月为了战备工作的需要,实行以军队领导管理体制。

  漠河素有“中国极寒”之称,上世纪60、70年代是漠河最寒冷的时期,20年年平均气温为-4.9℃,冬季平均气温为-26.5℃,寒冷之极为中国之首。特别是1969年,年平均气温为-6.9℃,冬季平均气温为-31.2℃,季最低平均气温为-38.0℃,是中国最寒冷的冬季。漠河有4次低于-50℃的天气都出现在1969年这个冬季,1969年2月13日最低气温为-52.3℃,创下中国最低气温极值,是中国最冷的一天。在这漫长寒冷的冬季里,万籁俱寂,在出现极寒的天气时,空气被冻的凝固了,就会出现漠河特有的“冰雾”现象,人们只能待在屋里全力抗寒保暖,寒冷令人寂寞难耐。

  在开发大兴安岭之前,原始森林里无路可走,交通极为不便,没有铁路、公路,运送物资和沟通信息全靠江上的木船和冰上的爬犁,报纸和信件一个月才能看到一次。从漠河到县政府呼玛镇开会,冬天坐马爬犁往返一次需要40多天,夏天乘木船也要十几个昼夜,封江以后,交通基本上中断。直到70年代开发大兴安岭以后,才有了通往地区和省城的公路、铁路,交通才得以改善。

  在这极其寒冷的地区和年代,第一代北极气象创业人经历了气候环境最恶劣、工作条件最艰苦的时期。他们不仅要完成观测工作任务,还要抵御寒冷,与恶劣环境抗争。几十平方米的房屋中间支上一个铁炉子,用来取暖、做饭,烧柴都是自己上山去捡、自己劈。最冷的12、1月份,气温都在零下30、40度以下,由于木半子燃烧快,因此要24小时不间断地烧火,即使这样,常常是前半夜烤的地上开化流水,后半夜把鞋冻得粘在地上。

  晚上只有靠蜡烛、柴油灯星星之火来照明。一日三餐没有规律,饿了就自己做点吃的。1962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他们口粮不够吃了,于是给上级写信求援,省局拨款买了4麻袋土豆,既当菜又当饭,这是他们半年的口粮啊!

  几十年前的北极村周围常有野兽出没,气象站的位置又比较偏僻、空旷,白天出去观测时,先要观察一下有没有野狼出现,晚上出去观测时手里要拿着木棍,以防不测。

  中国和苏联仅一江之隔,1969年中苏爆发了珍宝岛冲突,北极村成为最前沿,漠河气象站距江边不到100米,处境极其危险。气象工作者既是观测员,又是战斗员。他们要参加部队组织的巡逻、站岗,筑工事、挖战壕,投入到保卫北疆战斗中。在那段最紧张、最危险的时期,出去观测、巡护时都要端着半自动步枪,腰间挎着手榴弹,时刻准备战斗。1979年在中越反击战时期,我站几名年轻同志参加了基干民兵连,每人配备了一支半自动步枪,当过兵的大个子刘茂光领到一挺“转盘子”机枪,他们与边防战士一起爬冰卧雪,打靶训练,守卫着祖国的北大门。战争离不开气象,为了保护气象观测和情报正常运行,地方武装部派民兵到气象站日夜站岗,民兵排长张汝发后来成了气象站的一员,刘茂光后来则成为漠河县气象局局长、党支部书记,直到退休。

  漠河冬季漫长,且夜长昼短,这给室外观测带来极大挑战。在外面观测都要穿上棉大衣、羽绒服,头上带着棉帽或毛线围脖,还要戴上口罩,可谓是全副武装。即使这样浑身冰得直发抖,一次观测回来,脸部上了很多霜,变成“白胡子老头”。气温在-20℃以下时就带上手套保暖,在气温降到零下30、40甚至50℃时,在观测记录的时候我们都不能带手套,冻的难受时就把手放到嘴前“哈”出几口热气,或者把放到棉衣袖里暖和一下,赶紧再接着记录,每次观测下来双手冻得通红。在给最低、最高温度表做调整时,都要用手攥着,手被冻得钻心的疼。特别是那些金属制的自动记录仪器,换自记纸或做标记时,手指碰到金属件上,一下子就被速冻的发白。我们这些当过观测员的人,手都被冻坏过。

  人受点冻倒无所谓,最担心的是怕观测仪器被冻坏,造成观测数据缺失。到了冬季,观测员就会给日照记戴上一顶绵帽子,防止上霜。降雪之后地面温度表是放在雪面上的,为防止下雪时把温度表埋住,要小心翼翼清除积雪。为防止温度表冻坏,到了零下36℃,就要把水银式的干球和最低温度表换成酒精式的,把地面0厘米和最高温度表插进雪里做防寒处理。在温度极低时,自记钟有时被冻住偷停,唯一的办法就加强巡护。在北极漠河,有两种人最扛冻:一是气象科技工作者,二是站岗放哨的解放军战士!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 郭梁越 ]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7135575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