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山要塞行
2010-07-12 15:27:20    来源: 新华网黑龙江频道打印关闭

  军事要塞都是修筑在自己的国土上,是为了抵御外国侵略的军事工事。而我走过看过的这处兴山要塞却是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边界线上修建的诸多军事要塞之一。

  汽车穿过城郊小镇间的崎岖小路,驶过几十年来令许多人感到很神秘的"石头庙子",在山路间又行驶了近半个小时的路程后,终于停了下来,我们下车后又步行了十几分钟,在向导的引领下,才到达了这处在要塞群中保存较为完好的一处虽已破损,但也明显展露出其军事工事特征的建筑。

  这处要塞的入口已经被多年的积土所掩埋,但入口处有一个被挖开但不规则的通道。我们沿着长满蒿草的通道小心奕奕的走入了要塞建筑之中。通体的钢筋水泥建筑,除了几处人为的破坏之外,墙体竟然没有一处裂隙、脱落等。可见当年日军修筑要塞时绝不是权宜之计,而是考虑长期占领中国国土。其野心在此完全暴露无遗。

  兴山要塞遗址位于黑龙江省鹤岗市鹤矿集团青山林场、鹤岗市林业局阵地山一带。"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参谋部制定了《日本关东军对苏作战纲要》,为了做好对苏作战准备,在中苏边境划设了东部、东北部、北部和西北部四个作战区,并于1932年至1945年分三期在南起吉林珲春、北至内蒙古海拉尔约5000公里的中苏边境线上依山就势秘密修筑了十四处军事要塞群,如东宁要塞、虎头要塞、爱珲要塞、绥芬河要塞、兴山要塞等,当时日军称之为"东方马奇诺防线"。"兴山要塞"依山傍路而建,直接控制鹤岗通往原苏联阿穆尔捷特的交通要道。日本不仅在此大量屯兵,还构筑了指挥所、士兵休息室、伙房、弹药库、观察所、碉堡群、炮台、隐蔽部、防坦克壕、战壕、交通壕等地上和半地下工事。这些要塞充分昭示了日本侵华的罪证和对苏作战、扩大战场的野心。

  据专家考证,当年日本关东军在中国国土上修建了许多处军事要塞,东北军事要塞群为世界军事史上最大的军事要塞群。其中东宁要塞群为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兴山军事要塞是东北军事要塞群的一部分,依山建设了大量的防御工事,还建设了大规模的战略物资库和军火库以供应三江平原的日军部队。当年日本关东军在东北修建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要塞,主要是为了防御与中国一江之隔的苏联机械化部队的进攻。他们害怕自己对中国领土非正义的占领,会引起苏联的武装干涉。

  早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鹤岗的街头巷尾就谈论石头庙子的山中建有日本军火库的话题。多年来,对神秘的石头庙子附近建有军火库的说法越说越神,但这个消息究竟来自哪里却不得而知,也无法考证。相传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侵占东北的时候,在鹤岗的石头庙子一带曾修建了一处非常坚固,又非常神迷的地下军火库及地下工事,里边储藏的武器弹药能装备好几个团,储存的给养够几个团生存五六年的时间。修建的地下工事更是牢不可破,四通八达,东北可以通到黑龙江边,西南与市里的南大营相联。修建地下军火库及地下工事的中国劳工,只有活着进去,却很少有活着出来的。当时只有一个劳工逃了出去,并将这一密秘说了出去。

  当时的鹤岗市军管市政府和公安局曾为此事发过布告,号召全市人民行动起来寻找这个地下军火库,寻找那个逃出去的劳工和其他知情人,但最终也没有任何结果。这里究竟有没有军火库,深山中是不是藏有军火,还仍然是一个迷。

  石头庙子位于鹤岗东北部的林区。据说,当年一些猎户进山打猎时,都要在山口处摆放下一块石头作为祭品,祭拜山神乞求平安。日积月累,这里的石头越堆越多,后来被有心人叠放成一座庙形的石山,这里也就被人们称为"石头庙子"了。但石头庙子所指的地域非常广阔,日本侵占我国东北时,那里曾有日本的一个重要军营--北大营,和市里的南大营相对应,这里驻扎着日本精锐部队关东军的一部分。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那里有一个知青林场。知青们在山上劳动时,曾经拣到过锈迹斑斑的日本军刀,还发现了一颗手榴弹,后来又发现了一箱手枪,每支手枪都用油纸层层包裹,没有一点锈迹,篮光闪闪。再后来又拣到了一箱牛肉罐头,打开后不敢去吃,就先试着让狗吃,狗吃过之后没有什么问题人才放心大胆的去吃,结果味道还特别的鲜美。但这样的好事并不多,对于每天都以玉米面、大馇子、白菜、土豆做主副食的知青们来说,简直是难得的改善生活的美味佳肴了。

  据当地人讲,日本刚投降的时候,曾有18个年轻人结伴去石头庙子军营拣日本人的洋落,结果还真的满载而归。他们穿着日本的军装背着拣来的枪枝,骑着战马驮着大包小包的物品高高兴兴地往回走。却被遇上的苏联红军当成了日本兵,一阵冲锋枪打死了其中的17个人,只有1人逃了出去。然而苏联红军的冲锋枪阻挡不住人们求财的欲望,当年那些穷得不能再穷的人们,仍然成群结队的赶往石头庙子军营,去拣日本人遗弃的东西。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却无从考证。

  半个世纪过去了,羞于见人的日军要塞终于被人们发现并公诸于世。日军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东方马其诺防线"也并未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固若金汤,而是随着历史长河的流淌,废弃沉睡于荒山之间,只有那坚固的混凝土建筑和裸露的钢筋透出无奈和叹息。

  走出黑暗潮湿的要塞建筑,天空一片晴朗。天地苍茫,白云悠悠,如今这里再也看不到昔日纵横冲杀的血腥场面,也没有了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不可一世的狂妄,尊贵的头颅和卑贱的性命也都化作尘埃溶于山野的泥土中。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的土地上经历了一次声势浩大、加难于人的侵略行为,用自己所谓共建"东亚共荣圈"的幌子到处烧杀掠夺,用他们的贪心和残忍为自己留下了无法洗掉的贪心和耻辱。

  昨天毕竟过去了,笼罩在要塞上空的阴霾和邪恶之气,早已被和平的阳光所覆盖,伟大的中国人民用血肉之躯抗御强暴,终于换来了和平的宁静和家园的温馨。现在的兴山要塞区,附近有林场、有农场,走出山区就是居民区,到处都是绿色的繁荣,到处都是和平的景象。当年被日军砍伐的山岭,如今又长成了茂密的森林。伟大的中国人民以生生不息的顽强和倔强打碎了当年日军花费了十余年时间构筑的要塞和军国主义梦想,在中华民族前赴后继、不畏强暴的大无畏精神面前,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伴随着称霸世界梦想的破灭而发出最后的哀鸣和无奈的悲歌,尽管他们不敢面对自己的侵略和失败,但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他们再也无法展示曾经高昂且狂妄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