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望奎?
2021-01-22 07:55:15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1月15日,志愿者在望奎县华腾园小区内值班。新华社发(张涛摄)

  本报记者李凤双、邹大鹏、黄腾、王建

  建县百余年的望奎,从未想过会以这样一种方式闯入人们视线。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人们似乎很难在中国最北省份黑龙江的地图中,一下就找到这个偏远的小城;如果不是这场疫情,这个地处大兴安岭南麓的农业县,应该正热闹地准备迎接农历新年,而不是按下“暂停键”。

  生活中没有如果,只能直面风雨慷慨前行。为什么是望奎?望奎究竟发生了什么?望奎战“疫”留下哪些思考?在这片正被疫情煎熬的土地上,我们穿过历史与文化的碰撞,一起寻找答案。

  曾经“三不通”

  开车驶抵望奎,远远就可看到县城的仿古牌楼,“双龙城”三个繁体大字古香古色。

  根据《望奎县志》记载:望奎,遥望“卜奎”之义。商周以前属肃慎,清入关,地属索伦围场,厢白旗二佐设“卡伦”。清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地域解禁,汉人移居,垦荒设“井”。

  这一年,望奎两百公里外的哈尔滨,还只是中东铁路松花江畔的一站。中东铁路工程局一年后才由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迁到哈尔滨,开启国际化步伐。

  1906年,因县城有头道和二道乌龙沟,望奎最初曾取名“双龙城”。由于地处高岗,可以遥望到卜奎(今齐齐哈尔)的狼烟,故又称望奎,并于1918年正式改称望奎县。不过,当地民间对望奎还有另一种解释,奎是廿八星宿之一,主文运,取期望人才辈出之义,早年间当地还有一座大庙,邻县乡贤也多来祈求文运。望奎确实出过不少名人,革命家林枫1927年就曾回乡宣传共产主义,散发进步书籍,播下革命火种。

  这些年,当地很多人还是习惯自称“双龙城”,他们觉得这名字有历史的厚重,更有黑土龙腾的美好愿景。与黑龙江其他县份明显不同,初入望奎,你会被这些村镇名字吸引,既有黄、白、红等八旗颜色,又有一二三四的数字,还有《论语》中恭、宽、信、敏、惠等传统文化元素,比如正白前头村、厢黄后三村、恭头一村等等,这些满族文化与儒家文化的交融遗存,也让这片水土多了文化韵味,诗词之乡、书法之乡、剪纸之乡、皮影之乡等文化烙印将小城浓墨装饰。

  当地村民讲“老礼”,很多人家都留有族谱,逢年过节都要祭拜、写春联、相互拜年、走亲访友,有的结婚还遵从满族文化风俗习惯,对婚礼非常讲究,一般要举行三天,即“三日婚”,第一天“响棚”,第二天“亮轿”,第三天“正日”。与此同时,当地也遗存了先辈的渔猎文化和勇武之气,表现为豪侠之义,以及对自然和规则的抗争。

  望奎县作为曾经的大兴安岭南麓特困连片区县之一,隶属于绥化市。绥化,是黑龙江省中部的地级市。《诗经》中,《小雅·鸳鸯》有云,“君子万年,福禄绥之”,“绥”为安好、安抚之意,《周颂·桓》也有“绥万邦,屡丰年”的记载。“化”则为造化、教化之意。绥化,在满语中也有“安顺吉祥”之意。

  可是,偏于一隅的望奎,怎么就成了疫情的风险焦点?疫情如何从望奎波及绥化和全省多地?

  望奎位于松嫩平原与兴安岭西南边缘的过渡地带,总面积2314平方公里,辖10镇5乡109个行政村655个自然屯,总人口50余万。

  过去,这里是“三不通”县城——不通高速、火车、飞机,被列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如今,只通了高速,依旧不通火车,驱车从哈尔滨市来此,下了距离县城最近的高速公路口,还需再开半个小时。但是,这并不妨碍它通过国道、省道和乡道与近邻的青冈、绥棱等县城相通,站在恭头一村的高岗上,晴天还可以远望到绥化市的高楼。

  传统农业县以种植为主,望奎地理位置不佳,气候条件一般,当地百姓基本生活虽有保障,但传统农业的短板曾使不少人徘徊在贫困线边缘,2016年全县贫困发生率达6.64%。

  穷则思变,穷要闯路。望奎盛产各类农产品,但附加值低,带动百姓增收能力有限,外出打工成了谋生选择。据不完全统计,当地外出务工人员曾占城乡总人口十分之一以上。

  近几年,望奎县立足自身资源禀赋,大力发展特色产业,特别是聚焦瓜子、啤酒、酱菜、火腿肠等常出现在火车车厢里的食品,打造“车厢经济”产业链,提供了不少县城就业岗位,一些青壮年回乡。

  2018年8月9日,望奎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截至2019年底,望奎县贫困发生率降至0.6%以下。

  “闯出去”恋着“回来聚”

  黑土地上的东北人,骨子里流淌着一股子“闯”劲。随着清朝取消这片“龙兴之地”禁止汉人移民的法令,全面放开垦荒,大量山东、河北等地移民“闯关东”来此,寻找生的希望和富的渴望。百余年后,为了追求美好的幸福生活,后辈们又一次次地向南“闯”。

  然而,无论走得多远,乡愁这根线,总是牢牢地拴着东北人的心。国庆、元旦、春节三个假期,是返家的高峰。

  回乡后,一年不见的老邻近亲,总要走动走动,扎堆热闹热闹。每个村屯里,沾亲带故的乡土情结,让关系变得复杂又简单。北方的人情社会,除了你来我往的走动,更多的则在“办事”的场面,即是否有人不远千里赶回捧场,来吃酒的乡邻亲友是否够多等等。何谓“办事”?婚丧嫁娶是也。

  在外打工一走一年,在地里耕耘一年才能“猫冬”,所以“办事”大多选在年终岁尾,容易聚起人气,也方便许久不见的叙旧。2020年初疫情严重时期,望奎此类聚集几乎绝迹,但随着防控进入常态化,一些婚丧宴还是没能避免,成为疫情传播的风险点。

  1月11日晚,黑龙江省绥化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截至1月11日20时,绥化市新增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26例,均为望奎县惠七镇惠七村村民,首例无症状感染者王某鹤转为确诊病例。

  望奎县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大多有聚集聚会聚餐行为,具有高度的关联性和聚集性。绥化市绥棱县和北林区病例也与望奎县的病例相关联。望奎县较早被确诊的患者王某龙,是王某鹤的父亲,去年12月29日、30日到邻近的绥棱县连续参加两场婚礼,几天后的1月3日又参加了一场聚餐。望奎县农民李杰说,年底农村聚集性活动较多,有的村民最近甚至参加了三四场婚礼。

  目前,望奎县惠七村李景华屯和佳兴小区已被及时封控,全县已停止举办聚集性活动,线下教育机构、娱乐场所、个人诊所一律关停,养老机构实施封闭式管理。人们在“聚”中品味的不再是快乐,而是疫情的危险和苦涩。

  双龙城按下了“暂停键”

  钟南山院士曾不止一次公开预警,2020年至2021年的冬春之际,新冠肺炎有在局部地区暴发或感染者增多的可能。中国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学专家吴尊友指出,到了冬季,当温度低于0摄氏度,所有物体都可能变成冷链,成为新冠病毒的载体。

  聚集的人群、密封的环境、寒冷的空气,无疑加剧了黑龙江及北方多地疫情防控难度。绥化市第一医院副院长李晓波说,黑龙江冬季最低气温动辄零下二三十摄氏度,更适宜新冠病毒传播。无症状感染者具有长期潜伏、发现难、秘密传播的特点,导致病毒传播范围较广。

  “返乡人员太多、流动性大,我们也不能强迫每一个人去自费做核酸检测。只要健康码是绿色的,我们也没办法采取更严格的措施,这种‘地雷’防不胜防。”当地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总想着这些人员在外地车站能顺利上车,就说明没啥问题,而且去年年初疫情形势那么严峻咱这也没啥事,今年就有点麻痹大意了。

  去年村屯哨卡撤后,防疫的“前哨”一直还在,本轮疫情中望奎县第一个被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王某鹤,就是到当地医院孕检时,在就诊患者“应检尽检”环节被排查出来。儿子张某某和父亲王某龙,作为其密切接触者,也被确定为无症状感染者。

  家住望奎县佳兴小区的王某鹤,曾乘坐其父私家车到惠七镇惠七村李景华屯父亲家中,而其父此前曾赴邻县绥棱参加婚礼。随后惠七镇的一次聚餐,将疫情放大。目前,通过流调发现,确诊的王某鹤与其他45名无症状感染者具有高度的关联性。

  继望奎之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伊春市大菁山县、哈尔滨市呼兰区等地,均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除黑龙江在全省范围开展风险人员排查外,北京、河北、吉林等地也在加紧织密防控网。

  自1月9日晚王某鹤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后,绥化市和望奎县迅速启动应急机制。全县实行封城、四门落锁,所有小区村屯封闭管理,对王某鹤曾就诊过的望奎县人民医院全面消杀。绥化市也关闭火车站候车大厅和进站通道,公交车、长途客车、通乡通村客运车辆全部停运。天寒地冻中,防疫人员和志愿者,在方舱医院、社区卡点坚守,汇成一股股暖流。

  黑龙江省卫健委副主任方庆伟表示,下一步黑龙江省切实发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哨点作用,重点做好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工作。针对近期农村疫情频发、防控能力偏弱问题,建立县乡村三级指挥体系和分片包干机制,加强农村地区外来人员排查管控,有针对性对返乡人员进行核酸检测。严控婚丧嫁娶、酒席宴请、棋牌娱乐等各类人员聚集性活动,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聚集。

  双龙城按下了“暂停键”,这已经不是黑土地第一次经受疫情的考验。但这次考验似乎来得更加猛烈,波及生活的方方面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冰天雪地里淬炼的东北人,更懂得“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道理。

  战“疫”在“望”,来不及抱怨,来不及感伤,战斗还在继续。当病毒肆虐发出“你瞅啥”的挑衅,我们能做的不是“瞅你咋地”,而是科学的“请你远离”,然后悄悄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老铁,挺住!

+1
责任编辑: 李硕
桂林网红枫叶打卡点,你知道几个?
桂林网红枫叶打卡点,你知道几个?
走!一起去探秘宋代古沉船“南海一号”
走!一起去探秘宋代古沉船“南海一号”
贵州都安高速云雾大桥建设有序推进
贵州都安高速云雾大桥建设有序推进
黄河壶口瀑布现“十里冰河”奇观
黄河壶口瀑布现“十里冰河”奇观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6883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