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奥斯维辛”的拷问  

       在西方,有一个人所共知的名字-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作为纳粹杀害犹太人和强迫他们劳动的“死亡工厂”。


       在东方,在中国哈尔滨的平房区,有一个侵华日军七三一细菌部队的罪证陈列馆,它被称为“东方的奥斯维辛”,是日本军国主义反人类暴行的实施地,在这里,至少3000名人体实验受害者惨死于此。


       如今,距离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整整86年,站在历史的节点回望过去,共同触摸、感知和拷问“东方奥斯维辛”的真相,对于身处和平年代的我们和后代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以史为镜 守望和平-新华全景VR带你走进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即使你未曾到过这里,也会通过新华网360度VR全景技术,仿佛亲临这里,见证当年发生的一切。“活体解剖、毒气实验、细菌战、毁灭罪证……这些颠覆医学伦理、毁灭人性的罪孽罄竹难书。”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小心地打开一个写有“株式会社”“电流孵卵器”字样的金属柜,这是当年来不及销毁、专门做鼠疫的用具。日军溃逃时,老鼠、跳蚤携带着里面的细菌四处逃窜,造成平房区鼠疫蔓延,仅二道屯一个小屯就有50人感染鼠疫死亡。
  新华VR走进“魔窟七三一”

 

图集: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  
《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罗森塔尔59年前的这篇报道让纳粹的罪恶昭然若揭。然而,远在7000公里之外,中国最北省会哈尔滨市平房区的一片废墟已默默伫立70余载。这座世界保存规模最大的细菌战遗址群,有太多日本法西斯的反人类暴行却鲜为人知—— 因为,没有幸存者能活着走出这个人间地狱。

 

在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展柜内,一把透着凛冽寒光的军刀静静地陈列着,它见证了当年那段惨绝人寰的历史。两年前,七三一部队原队员大川福松坐在轮椅上,双手捧着一把血迹斑驳的军刀交到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手里。 这不是一把普通的日本军刀。70多年前,因为在七三一部队进行活体解剖的突出表现,日本细菌战元凶、七三一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将自己的佩刀作为嘉奖,赠送给大川福松。
  一把七三一部队军刀背后的故事

 

七三一部队曾把陶瓷和热气球变成细菌炸弹  
在位于哈尔滨市平房区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一个个陶瓷炸弹犹如等待受罚的罪犯静默站立,旁边一支高约3米、直径约2米的白色热气球被固定在低地板上,早已失去了飘扬的能力——它们都曾是侵华期间日军用来施放细菌战剂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据馆内工作人员介绍,细菌战剂是指用来杀伤人员、牲畜和毁坏农作物的致病性微生物及其毒素。作为实施细菌战的大本营,从1937年到1942年,七三一部队生产陶瓷细菌炸弹产量约2000枚,鼠疫跳蚤每三四个月就可以培育出45公斤。

 

步入“黑盒”,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展卷首语中用六国语言书写的“反人类暴行”等文字,沉重锤击着参观者的心灵。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展用大量罪证文物、历史档案和口述史料,揭露了以第七三一部队为首的细菌部队所进行的细菌武器研制和实施细菌战是日本国家自上而下,有预谋、有组织、有规模、成体系的国家犯罪,进而控诉日本进行细菌战的反人类暴行。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展分为六部分,以日本细菌战、七三一部队—日本细菌战的大本营、人体实验、细菌武器研制、实施细菌战、毁证与审判,全景式地展示了日本细菌战国家犯罪和反人类罪行。
  国家公祭日走进新馆-黑盒
 
       回顾那段不堪的血泪史,让子孙后代记住“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教训,振奋民族精神,发愤图强,争做和平事业的推动者,做人类自己命运的主宰。让我们一起呼唤和平、反对战争!
总策划:李凤双
采集制作:邹大鹏、何山、王建、杨思琪、王建威、陈兵、才萌
统筹/文字编辑:颜秉光 美术编辑:董云竹 技术支持:于海明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