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飞越兴安“阅江山”

2017年08月23日 14:51:02 来源: 新华社

(天空之眼)(1)飞越兴安“阅江山”

  南源额尔古纳河(左)与北源石勒喀河在洛古河村附近交汇,形成黑龙江干流(8月1日摄)。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天空之眼)(2)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航拍黑龙江畔的北极村全貌(8月1日摄)。从洛古河村顺江而下将近60公里,就到了漠河县北极村。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 摄

(天空之眼)(3)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北极村的新区一角(8月1日摄)。从洛古河村顺江而下将近60公里,就到了漠河县北极村。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天空之眼)(4)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在北极村附近神鹿岛上看到的江景(8月1日摄)。从洛古河村顺江而下将近60公里,就到了漠河县北极村。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 摄

(天空之眼)(5)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龙江第一湾景区的江湾景色(8月2日摄)。黑龙江从北极村顺流下行约80公里进入图强林业局施业区后甩了个大弯。近年来,伴随着“天保工程”和全面停止木材商业性采伐在大兴安岭的实施,生态的恢复让黑龙江更显秀丽。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天空之眼)(6)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龙江第一湾景区的江湾景色(8月2日摄)。黑龙江从北极村顺流下行约80公里进入图强林业局施业区后甩了个大弯。近年来,伴随着“天保工程”和全面停止木材商业性采伐在大兴安岭的实施,生态的恢复让黑龙江更显秀丽。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 摄

(天空之眼)(7)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龙江第一湾景区的江湾景色(8月2日摄)。黑龙江从北极村顺流下行约80公里进入图强林业局施业区后甩了个大弯。近年来,伴随着“天保工程”和全面停止木材商业性采伐在大兴安岭的实施,生态的恢复让黑龙江更显秀丽。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 摄

(天空之眼)(8)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画山景区附近的黑龙江景色(8月3日摄)。从“龙江第一湾”顺江而下约400公里,就是呼玛县。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沿江景点众多,画山景区便是其中之一。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天空之眼)(9)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画山景区附近的黑龙江景色(8月3日摄)。从“龙江第一湾”顺江而下约400公里,就是呼玛县。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沿江景点众多,画山景区便是其中之一。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 摄

(天空之眼)(10)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画山景区附近的黑龙江景象(8月3日摄)。从“龙江第一湾”顺江而下约400公里,就是呼玛县。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沿江景点众多,画山景区便是其中之一。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 摄

(天空之眼)(11)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距呼玛县200余公里的黑龙江畔的中俄首座跨界江公路大桥的施工现场(8月10日摄)。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 摄

(天空之眼)(12)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距呼玛县200余公里的黑龙江畔的中俄首座跨界江公路大桥的施工现场(8月10日摄)。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松 摄

(天空之眼)(13)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航拍黑龙江省伊春市嘉荫县黑龙江江段的景色(8月13日摄)。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松 摄

(天空之眼)(14)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航拍黑龙江省伊春市嘉荫县黑龙江江段的景色(8月13日摄)。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 摄

(天空之眼)(15)飞越兴安“阅江山”

  这是航拍嘉荫恐龙国家地质公园和附近的黑龙江江段(8月13日摄)。从中国最北端一路向东,黑龙江宛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黑褐色玛瑙带,镶嵌在一片葱郁碧色中。飞越大小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以天空之眼俯视这条绿色海洋中的黑色巨龙,记录沿岸自然景观的奇伟壮丽,感受依江而居的人们的蓬勃生机。新华社记者 王松 摄

[责任编辑: 董云竹 ]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81365484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