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旱情凸显抗灾“短板”

2017年06月17日 10:07:02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针对当前东北部分地区出现的严重旱情,以及抗旱中反映出的农户积极性不足、农田水利设施“重建轻管”等问题,亟待从政策、能力和意识上补足短板

5月25日,辽宁省义县九道岭镇,一位农民驾驶犁地机犁地 龙雷摄/本刊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解到,今年春季东北部分地区降水偏少,数千万亩耕地持续缺墒,一些地区的旱田播种和水稻泡田被迫延后,个别地区水田甚至无法取水。一线主管部门干部和专家向本刊记者表示,随着新一轮高温天气来临,辽宁西部、南部,黑龙江西部等地旱情或将继续加剧,影响我国最大粮食产区的收成,“持续旱情也暴露出农田抗灾能力不足短板,一些工程亟待补好抗灾短板。”

  两千多万亩耕地出现旱情  

  在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现场看到,大风过处,已经干透的土地扬起阵阵沙土,街道上灰蒙蒙一片。“很多农民现在也很焦虑,5月份下了两场小雨,对缓解旱情没有起到太大作用。不少农民把种子播下去了,有些地方已经出苗了,但由于雨量太少,又缺少灌溉水源,出苗的情况很不理想。”阜蒙县水利局局长李明说,“往年这个时候,苗都出老高了”。  

  截至6月5日统计,辽宁省农作物已播种(插秧)5876万亩,占春播计划的91%。其中,辽宁省农田缺墒面积682.24万亩,全省作物受旱面积723.19万亩,仍有近600万亩农田没有耕种。现有2.07万人因旱饮水困难,其中辽西4市1.55万人。不过,吃水问题基本能在本地有效解决。  

  不仅辽宁,黑龙江西南部、吉林中西部等东北易旱区都因前期有效降水不足出现明显旱情。甘南县位于黑龙江省西南部,一直有“十年九旱”之称。但与往年不同,今年当地整个耕层土壤均出现比较明显的旱情。“这主要是因为去年七八月份持续少雨,深层土壤的含水量明显不足。入春以来降水又持续偏少,比历史同期少60%,致使土壤表墒不足。”甘南县农业局副局长周玉国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 

  近期黑龙江省各地土壤墒情观测结果显示,全省0~10厘米土层,甘南、杜尔伯特、肇州、兰西、木兰、汤原、同江、海林、绥芬河、东宁共10个测墒点土壤处于偏旱状态。加上今年春季大风天气多,土壤失墒快,导致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大庆、绥化西部部分市县发生了春旱。截至6月2日,黑龙江省受旱面积达994万亩。  

  由于春季江河来水偏少,嫩江、松花江水位偏低,沿江杜蒙、肇源、木兰、汤原、桦川等市县的水田灌区取水困难,甚至取不上水,黑龙江水田缺水面积一度达到80多万亩。一些地区春播已经受到影响。黑龙江省兰西县现有耕地200多万亩,其中渴水旱田28万亩,主要集中在兰西西部和西北部的旱田区。兰西县水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若在往年,这些地方的小苗都应该出来了。但今年截至5月末还没出来,出苗得晚五天到一周。”

  未来旱情或将持续影响秋收  

  面对严峻旱情,辽吉黑三省积极抗旱保春耕。《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获悉,截至6月5日统计,辽宁省已投入抗旱人力95.06万人,投入抗旱资金1.15亿元,开动机电井5.82万眼、泵站26处、机动抗旱设备18.40万台套、机动送水车4.35万辆,投入抗旱用电2032.21万度、用油4153.32吨,抗旱浇地608.94万亩,临时解决了1.81万人、0.77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问题。  

  吉林从年初起部署抗春旱保春耕,在中西部易旱区指导农民采取抗旱“坐水种”2097万亩。吉林全省新打抗旱水源井3596眼,共有9万眼抗旱水源井、4万台套机动抗旱设备和14万辆机动运水车辆投入一线。目前,吉林省旱田已基本完成播种,水田在5月底前完成插秧。 

  气象人工增雨作业在抗旱中发挥作用。吉林利用5月20日出现的降雨过程实施飞机、地面火箭等人工增雨作业,使得松原、通榆等受旱地区出现“透雨”,中西部多地降雨7~9毫米,旱情明显缓解,部分地区解除。辽宁也已组织了6次大规模人工增雨作业,累计出动飞机13架次,发射火箭弹1242枚,累计增加降水7.51亿立方米  

  去秋以来,黑龙江省积极开展以抗旱水源工程为主的农田水利工程建设。截至目前,全省修复水毁工程503处,清淤沟渠2910公里,新增蓄水能力1.8亿立方米,为春耕生产创造有利条件。针对嫩江、松花江水位偏低问题,黑龙江省已经紧急协调调水,两江上游丰满水库和尼尔基水库加大放水流量,提高嫩江、松花江水位。黑龙江省一些县市对引渠清淤排障,解决引水困难问题。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巴彦查干乡副乡长刘洋向本刊记者介绍,今春县里协调资金,对6公里引渠清除淤泥,水稻泡田用水才到了农民稻田里。 

  辽宁省朝阳北票市哈尔脑乡新亭村村委会主任曲正荣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春天开始,一场透雨没下。我们村有70%的农田前几年发展了节水灌溉,这部分农田现在长势比较平稳,但剩下的30%的农田和山坡地主要种植的是玉米,这些田没有灌溉水源,现在有些地苗都没出。”  

  曲正荣说,近年来当地地下水位持续下降,今年地下水位下降了近一米,持续的干旱让农民一筹莫展。“过了芒种了,即使下雨了,玉米种子播下去,也不见得能出苗。出苗若错过了生长期,收成肯定也要受到很大的影响。”  

  气象部门分析,黑龙江一些地方未来可能仍无有效降水,旱情有进一步加剧趋势。农业专家介绍,东北玉米等大田作物目前正处于出苗期,旱情持续导致苗弱。随着气温升高、风力加大,旱情还将加重。令人担忧的是,当前东北正处于大田作物出苗期,持续干旱将会因满足不了种子发芽水分需要而出现炕种和芽干,导致出苗不齐或缺苗断垅。已经出苗的作物,也会因水分供应不足植株矮小、发育不良,最终影响到作物产出。  

  由于去年秋冬降水较少,东北部分地区地下水补充不足,部分井灌区地下水下降明显,令抗旱保春耕难度加大。“井灌区地下水位比常年低0.5~1.2米,个别井已打不出水。”东北一农业县干部介绍,受持续干旱少雨影响,不少地区旱田春播延后,水田泡田延迟,农作物的生长周期被缩短。即便后期气温逐渐升高可能抢回一些积温,但仍会有一些地方农作物成熟期延后,影响农作物的产量和质量。

  守着水井却喊“渴”  

  “搞节水滴灌一亩地得用200元左右的滴管带和地膜,浇水还得拿一部分费用。现在玉米一斤6毛钱,除去种子、化肥钱,已经剩不下什么钱了。如果再搞节水滴灌,没账算。”辽宁省朝阳市当地农民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采访中,朝阳市水利局局长王树喜表示,近年来当地搞了270万亩节水灌溉工程,但节水灌溉工程需要一部分先期投入,部分农民使用积极性不高。“设施农业经济效益相对较高,农民才愿意掏一部分钱使用节水灌溉工程。”  

  这种因为增加成本导致的灌溉积极性不强的问题,在黑龙江也存在。当地一些干部介绍,现在玉米价格较低,有的地一亩利润都不到200元,而灌溉一亩地就得三四十元,两遍就得七八十元。“这只是刚开春,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什么灾害。万一再出现去年夏季的干旱灾害,就投得越多,赔得越多”。一位种粮大户说。 

  刘洋举例说,按照玉米5毛一斤、亩产1200斤算,一亩玉米毛收入600元,扣除每亩350元的成本,一亩地就挣200多元。要是再扣除土地流转费用,基本就剩个国家补贴钱。“种地利润越低,农民增加投入的积极性就越小”。  

  本刊记者在东北采访发现,一方面是土地持续干旱,农民春播受到严重影响;另一方面一些地区近年来发展的节水灌溉工程,因为平时缺少维护,有一定比例难以使用,部分农民守着水井地却喊“渴”。  

  这种节水工程“重建轻管”的现象不是个案。由于多年不“管”,一些水渠淤积严重,一些灌溉水井也无法发挥作用。还有一些地区,虽然水源井也架上了,但由于电力供应不足无力抗旱。

  提高基层抗旱能力和意识 

  针对当前东北部分地区出现的严重旱情,以及抗旱中反映出的农户主动抗旱积极性不足、农田水利设施“重建轻管”等问题,基层干部群众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建议:  

  从当前看,首先要加强对农民抗旱自救的有效教育和引导,提高其积极性。农业专家建议,各级部门及时指导受旱严重地区农民调整种植品种或紧急补种,在不适合种植玉米等大田作物的地区,更多地为农民提供市场信息,引导农民调整种植结构。同时,强化各级农技推广部门对农民调整结构的技术支持。  

  其次,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大抗旱救灾资金支持,加快提升抗旱队伍专业化程度。由于干旱灾害形成缓慢,往往受到重视不够,等靠思想普遍。基层普遍缺少抗灾资金和专业队伍,有时错过有效减灾期。基层干部建议,国家可向各地推广一些先进典型地区的抗旱队伍建设制度经验。 

  再次,农业、气象、水文等部门加紧加密做好土壤墒情、降水、气温和大风等情况会商,及时发布干旱形势预报。同时加强水资源调度和管理,启动各类灌溉设施和抗旱设备全力浇灌。  

  从长远看,一要提高灌溉能力,增强农田抗灾能力。未来加大对东北粮食主产区农田水利设施投入,除了大型灌区和节水改造外,加强小型农田水利设施建设,特别是探索多种形式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 

  二要重点加强抗旱水利设施监管和维护,使其真正发挥作用。进一步加强水利设施监管,加强后续维护,使水利设施真正能够发挥作用。有专家表示,应加强对地方贯彻《农田水利条例》情况的检查监督,将法规条例落到实处,确保抗旱工程“看得见、用得上”。(作者: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孙仁斌 管建涛 郭翔)

[责任编辑: 才萌 ]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61363727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