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华聚焦 冰城热点 旅游时尚 健康养生

吃喝不愁,老有所养还需要啥?——感受民办养老院的酸甜苦辣

2017年02月14日 07:47:50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哈尔滨2月13日电题:吃喝不愁,老有所养还需要啥?——感受民办养老院的酸甜苦辣

  新华社记者潘祺

  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是全社会对于养老事业的共同期待。记者日前在走访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民办养老院时发现,能自理的老人老有所乐、彼此温暖,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在护工细心照料下仍能保持积极的生活状态。但民办养老院面临的护工短缺、专业化程度低等问题成为基层发展养老事业的“拦路虎”。

  过完正月十五,哈尔滨市军工阳光老年公寓院长李月秋终于舒了一口气,这个春节感觉比平时更累。“大部分老人都选择留在养老院过年,儿女们也来了,一二百人的吃、用、活动,忙起来真累,我也六七年没回家过年了。”她说。

  记者看到,老年公寓的活动室内十分“火热”,合唱团正在进行排练,89岁的陈文林则在与老棋友捉对厮杀。

  “哎,你怎么又悔棋呢,不玩了!”不一会儿,陈文林和老哥们儿“闹翻了”,颤颤巍巍地起身走了。李月秋笑着说,陈大爷已经来养老院7年了,就喜欢喝茶、下棋,但脾气不好,“大家都习惯了,上了岁数的老人和孩子没啥区别。”

  76岁的尤清云老人已住进养老院2年,对于无儿无女的她来说,这里才是自己的家。“在这住着心里舒服,有鱼有肉、啥都不缺,前几天还开联欢会,我表演了三句半,”老人眼圈里含着泪说,“演出时我打了9天针,但也得坚持,我是真把他们当成了家人。”

  “刚来养老院的时候得坐轮椅,纸尿裤一天换三次。”陈文林告诉记者,儿女工作忙,在家没人能照顾他,这些年在养老院被伺候得挺好,纸尿裤不穿了,没事还能自己走着出门溜达。

   据李月秋介绍,现在公寓有180位老人,失能老人占一半,能自理老人占三分之一,剩下的为半失能老人。

  透过公寓宿舍的玻璃窗,记者看到护工高玉华正在帮83岁的失能老人费惠敏小便,还把手放在老人的额头上,轻轻揉搓。“老人有点大小便失禁,脑子也有点糊涂,刚坐在小便器上就说自己尿完了。”高玉华只能哄着老人,说只要把手放在脑门上,就知道你尿没尿完。

  “这些老人就像我们自己的父母。”53岁的高玉华已经做了6年护工,要同时照顾4位失能老人。她说,从起床就要晨护,给老人洗脸、擦身子、洗屁股,穿上衣服后放到轮椅上喂点水,开始吃早餐。

  上午吃过水果,再把老人们放回床上,帮助他们大小便。常年卧床的要定时换尿片,晚上睡觉也不能始终一个姿势,夜里还要帮着翻几次身。

  “每当有老人离世,都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过劲来,”护工黄丽娟说,老人们刚来时想回家、情绪也急躁,时间长了,很多老人都把护工当成了自己的儿女,感情很真、很深,“我每个月能休息两天,现在照顾的一个王大爷,每次我回家都得偷着走,不然被他发现了就拽着不让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养老院的老人状态普遍较好,但一些民办养老院的发展仍然存在掣肘。

  目前,民办养老机构能够享受到的国家政策和优惠不多,仅有建成补贴和运营补贴两项,且运营补贴额度与一些公办养老院的差距较大,制约其进行设备更新及人手招聘。

  与此同时,护工群体流动频繁,专业培训少。据李月秋介绍,按照国家标准,护工与失能老人比例应达到1:2.5,但实际上一些养老机构很难达到这个标准。“一方面这个群体比较辛苦、待遇低、招工难,另一方面国家对护工群体缺乏科学规范的管理。”

  此外,“门槛”难题也困扰着部分民办养老机构。哈尔滨市南岗区民政局负责人表示,卫生防疫、环境保护以及公安消防等部门验收合格意见,是申请设立养老机构的前置要件,但实际操作中一些养老机构因自身或其他原因,不能依法取得设立许可。

  “‘办证难’带来的是养老机构床位数增长缓慢,与国家下达的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数30张的目标相差甚远。”这位负责人表示,目前农村郊区养老机构床位较多,但由于位置偏远、交通不便、周边配套设施不健全导致多数床位被闲置,而拥有巨大市场需求的中心城区,却因房价高、达标改造成本高等,让一些投资者望而却步。(完)

[责任编辑: 李国红 ]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21360546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