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华聚焦 冰城热点 旅游时尚 健康养生

黑土持续告急 “主人”不可不急——东北黑土流失与保护的调查与反思(上)

2016年11月01日 08:20:42 来源: 半月谈

  黑土仍在退化!部分土壤有机质下降到“临界点”!黑土地全面呈现“亚健康”状态……最近,半月谈记者深入东北松嫩平原和三江平原采访时发现,支撑全国粮食产量约四分之一的东北黑土区正面临严峻考验。尽管国家去年在东北开展黑土地保护利用试点项目取得成效,但仍有不少地区的黑土保护工作陷在尴尬之中——黑土持续告急,而黑土保护的直接主体当地农民和一些地方政府却并不太急。

黑龙江省绥化市,农民正在黑土地上播种秋菜 管建涛

  当年能攥出“油”,现在水都攥不出

  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人员观测试验发现,东北黑土带的退化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黑土从坡上流到坡下,土壤移动了,造成坡耕地质量下降;另一种方式是耕层土壤的有机质含量下降。

  黑龙江省绥化市地处松嫩平原黑土核心区,是重要的商品粮产地。绥化市北林区农技推广中心主任张树春带记者来到一块玉米种植示范基地,他指着地上的黑土说,这片黑土长期耕种,又常用化肥,已经“乏”了。土越来越黏,抗旱保墒能力下降。

  隶属于绥化的海伦市是全国产粮大市,当地农业局土肥站站长王艳兵告诉记者,当地黑土有机质含量,已从30年前的5.8%降为现在的4%。有机质基本降至“临界点”,“再降庄稼就不好生长了”。海伦市农业部门监测发现,这些年全市土壤容重由每立方厘米0.79克增加到1.27克,说明土壤在黏化;总孔隙度由67.9%变为52.5%,说明土壤在板结。

  水土流失导致的黑土层变薄是松嫩平原黑土带面临的又一个问题。海伦市水务局党委副书记董树海说,全市460万亩耕地,有黑土流失现象的坡耕地高达240万亩。虽然没有数据证明土地具体变薄多少,但黑土量的流失和质的退化是不争的事实。

  三江平原黑土带面临同样的问题。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红兴隆管理局农技推广中心副主任金德胜介绍,管理局土壤有机质含量呈现逐年下降态势,已从几十年前开垦时的8%至10%,下降到近年的3%至5%。“当年这黑土一攥都能出一把‘油’,现在一攥连水都不出了。”

  部分试点保护地块取得成效

  为加快黑土地保护,我国2015年启动了东北黑土地保护利用试点项目,涉及东北四省区的17个县市区。

  绥化市北林区是黑龙江省的黑土地保护试点区。记者来到北林区永安镇鑫诺瓜菜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农田,看见有的地里长着辣椒、豆角等蔬菜,有的地块已经深松整地,准备种下茬秋菜。走进深松过的农田,脚往垄台上一踩就陷了进去,鞋里灌进不少土。踩到垄沟上的情况也是如此,深松过的土地没过半个脚面,感觉很松软。

  同行的张树春抓起一把黑土攥起来,松开后土又散落开。“这就是好地,攥紧了成团,松开后散落开,旱天保水、雨天散墒。”张树春说,这块地用了深翻整地、秸秆粉碎翻压还田等综合措施,黑土的耕性好转很多。

  在另一个试点区海伦市,黑土保护也有了阶段性成效。海伦市前进乡于刚有机富硒杂粮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杂粮基地旁,通过高温发酵、菌剂调和堆沤的有机肥已达1万立方米。合作社理事长吴彦龙说,在项目支持下,类似的沤肥池还有三四个,“这些有机肥对增加土地有机质含量,提高地力有很大好处”。

  保护成本高,许多农民望而却步

  虽然有了试点地块的成功,但对于不少农民来说,保护黑土还是缺乏积极性。

  海伦市前进乡党委书记宋德友告诉记者,黑土保护很难一两年就见效。对于十年八年后的好处,农民虽然能意识到,但不愿考虑那么远,很多农民愿意把地里的秸秆直接焚烧,“省事省钱”。

  而黑土保护要求秸秆还田,需将粉碎的秸秆翻埋到30厘米以下,否则不腐烂的秸秆影响下年耕种。绥化市津河镇镇长杜晓飞说,满足这个要求的农机具不多。

  “目前能够很好完成秸秆还田要求的农具主要是德国的雷肯五铧翻转犁。”绥化市北林区副区长张英孝说,一台机器20多万元,对农民来说价格比较高,“关键是除了项目区使用外,其他地区大都不用这种机具,没法发挥更大作用”。

  施用有机肥和土壤深松深翻都是保护黑土地的重要举措,但同样受制于成本,农民对此没有热情。一位基层农业干部告诉记者,施用有机肥需要大量的抛撒机械,进口机械太贵,国产的便宜一些,但抛撒效果、效率都达不到进口同类产品的作业标准。

  桦川县副县长武庆祥说,国家在土壤深松深翻上没少投入,深耕补贴费由每亩补贴5元上升到10元。但深松深翻的成本每亩得50元至70元,仍需要农民拿出很多钱配套。这是深松深翻面积继续扩大的制约因素。

  黑土地保护已处十字路口

  黑龙江省农垦系统是实施黑土地保护措施相对较好的地区。金德胜说,在三江平原,减化肥、减农药、减除草剂等“三减”措施正大面积使用,秸秆还田每年都在推进,但土壤有机质仍未看出明显的积极变化。这说明黑土地保护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

  为研究东北黑土区农业生态系统和农业可持续发展问题,1978年中科院在海伦市设立了一个农田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站长韩晓增说,当前黑土层的退化已是不争的事实,黑土层几百年才形成一厘米,恢复起来十分缓慢。

  这一原因也导致农民和地方政府保护黑土地的动力不足。一位县委书记说,依靠化肥、农药的支撑,黑土地质量下降并没有对眼前的粮食产量造成太大影响,农民看不到保护黑土的及时效益。对于地方政府来讲,几年内看不出效果,缺乏保护积极性。

  当前试点地区的黑土地保护,主要源于上层的推力。“项目实施大都是依靠项目资金直接推动,真正调动市场化力量参与,能够推动项目可持续发展的相对偏少。”上述县委书记说。

  还有干部坦率地告诉记者,东北黑土地保护利用试点项目为期3年,目的是探索和总结可复制、可推广的技术模式和工作机制,但有的试点县在工作目标、绩效考核及相关工作衔接等方面都缺少整体设计,甚至还停留在单纯项目建设层面,争来项目资金,把钱花完就拉倒。

  基层干部和专家认为,黑土地保护已处在十字路口,如果不采取有效保护措施,黑土地水土流失和土壤有机质下降情况将继续严重。 (记者 陈国军 管建涛 程子龙

  遏制黑土退化 急需措施“进化”——东北黑土流失与保护的调查与反思(下)

[责任编辑: 李国红 ]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21357957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