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华聚焦 冰城热点 旅游时尚 健康养生

中国农业现代化之“龙江探路”

2016年07月05日 08:01:0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左图:在黑龙江省二九一农场,大型机械在完成收获的田地中深松作业(2014年10月10日摄)。  

  右图上:黑龙江省抚远市玖成水稻合作社的快速育秧车间,一位社员在展示通过科技设备快速育出的秧苗。

  右图中:“80后”种粮大户商英杰(左一)在了解农产品在电商平台的销售情况(4月9日摄)。

  右图下:在黑龙江省富锦市长安乡永胜村,种植户在收获水稻(2014年10月10日摄)。  本组照片摄影新华社记者王建威

  新华社记者李凤双、管建涛

  从一家一户“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分散经营,到合作社联合作战、农民穿皮鞋开皮卡种田,从奔走在田间的“农业职业经理人”代管,到地产商人潘石屹等资本大佬当农民、为农产品“代言”,“务农”的主体不断现代化;

  从十多马力的国产小四轮粗放种植,到200多马力的进口农机精准播种,从水稻田上疾驰而过的飞机均匀撒药,到办公室里链接温湿度多个开关的鼠标轻轻点击,“务农”的工具不断现代化;

  从缺少抵押物的“五户联保”单一模式,到订单、保单、厂库房都能抵押多种金融套餐选择。从银行“想放不敢放”、农民“想贷贷不着”的金融断桥,到企业主动为农民担保、农民随贷随还的“金融抽屉”,“务农”的方式不断现代化;

  从种出好农产品却卖不上好价钱的着急,到线上线下一起销售、有机农产品供不应求的喜悦,从“就农业抓农业、产业链做不起来”的困惑,到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将产业链吃干榨净的发展新路,“务农”的链条不断现代化。

  这些变化均受益于黑龙江“两大平原”(松嫩平原和三江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的有益探索。“两大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开始于2013年4月,是我国首个国家级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覆盖全省约八成耕地、九成粮食产量。尽管仍有一些短板和课题待解,但作为我国第一产粮大省,黑龙江还是为全国农村改革和现代农业发展“趟了路子”。

  合作经营主导“共富农业”

  农户单打独斗的年代,农机“有劲使不出”,土地成片规模经营后,现代化大农机也有了用武之地,有些农机“配置比轿车还高级”

  【农机里配上空调、GPS】到夏至还有几天,位于松嫩平原的巴彦县五岳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很繁忙,绿油油的稻苗在稻田里随风摆动。土地确权后,流转越来越方便,合作社经营的耕地面积也越来越大,目前已覆盖3个乡镇、4个村子,约3万亩耕地。

  在五岳农机合作社的农机库房中,50多台套播种、插秧、收割等农机一字排开,不少200多马力的大农机甚至是从国外进口。社里仅专门的农机手就15个。合作社农机小组组长陈洪跃告诉记者,现代化的农机里有空调、GPS定位系统等高端配置,“有些配置比轿车还高级。”

  土地确权和规模经营后,种植户保护耕地根本用不着催促。合作社理事长李树军说,没确权时,流转土地心里不托底,总担心村集体或者农民往回收土地,或者有其他变化。现在土地所有权和经营权明晰了,合作社也放心了,敢于在流转的土地上“旱改水”,更愿意往地里投入,实施保护黑土地措施。

  【改革试验区】无论是创新合作社等农业经营主体,还是土地确权等农村产权制度改革,都是“两大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重要内容之一。

  2013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黑龙江省“两大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总体方案。自此,我国唯一以粮食主产区为主要区域、以促进现代农业发展为主题的国家级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全面推开。

  【还是那些地,但产出率高了】在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动下,黑龙江土地规模经营快速发展。2015年,全省农村土地流转面积达到6897万亩,规模经营面积达到6389万亩,同比分别增长6%和7%。

  农户单打独斗的年代,农机“有劲使不出”,土地成片规模经营后,现代化大农机也有了用武之地。

  “去年全省农机合作社粮食平均亩产1156斤,比全省粮食平均亩产多554斤。”黑龙江省农业机械化管理局局长郑联邦说,全省1200多家农机合作社,通过规模化、集约化经营,实现了机械、技术、人才等生产要素优化配置,提高了产出率。

  【合作社中的航母——“联合社”】问题是新的经营方式诞生之母,实践中,他们发现一个合作社还不够大,于是多个合作社又开始“合作”起来,联合“作战”、共享资源。2009年望奎县东郊镇成立了顺达马铃薯种植专业合作社,但马铃薯多年重茬种植,土壤板结,病虫害增多,产量不断下降。为此,顺达合作社就近联合三个其他农作物合作社“换地”种植,并成立望奎县龙薯现代农业农民专业合作社联社,规模经营3.6万亩土地。

  如今,这个联社已由最初的“换地”种植,发展到一体化经营,共享大机械规模化作业,共享大型仓储和晾晒烘干设备,并探索出“马铃薯-玉米-辣椒-玉米-马铃薯”的轮作优质种植模式,使分散的合作社走向“共富农业”。联合起来后,合作社闯市场、抗风险的能力也提高了,甚至把马铃薯种到南国湛江,开发出“北薯南种”这样的全新经营方式。

  【“杀鸡就用宰牛刀”,农田洒药用飞机】规模经营为农业标准化耕作提供可能,就连航空技术也有了大展拳脚的舞台。黑龙江省北大荒通用航空公司是一家专门提供作物植保等社会化服务的公司,公司拥有飞行员70多名,机械师130人。十几种型号农用飞机、90余架教练机的规模,年飞行能力超过2万小时,年航化植保作业面积约3000万亩。

  规模经营也要适度。有的干部说,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构建现代农业经营体系、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一把“金钥匙”。但发展新型经营主体,不是数量越多越好、规模越大越好,要从实际出发,适合发展什么就发展什么,适合搞多大规模就搞多大规模。

  点评:黑龙江省农委副巡视员李世润说,“合作共享”的适度规模经营正在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在黑龙江,很多合作社将分散农户和零散土地组织起来发展合作化生产,推动了农业经营由小机械生产向大机械作业、小规模生产向大规模经营、粗放生产向集约经营转变。

  金融套餐构建“造富生态”

  “除了耕种几乎没有其他用途的土地,现在可以在银行抵押贷款了”,这是当地农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额全国第一】与以往托亲戚、找朋友借户口本,费劲地通过“五户联保”贷款不一样,最近方正县德善乡德善村农户张忠“一个户口本都没用”就获得了5万元贷款。原因就在于他申请了近两年当地开展的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

  “除了耕种几乎没有其他用途的土地,可以在银行抵押贷款了”,这是当地农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张忠和当地农民介绍,以前“五户联保”时,大家都不太情愿,因为“其中有一家没还上贷款,就影响其他农户贷款”。

  如今,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已在黑龙江省遍地开花。截至去年末,该项贷款余额达到201.5亿元,位居全国各省首位。

  【农民信用也能贷款】能抵押贷款的不仅是土地。地处松嫩平原腹地的克山县,已全面推行以厂、库、房、水面、林地、草原等为主的农民财产权益抵押贷款。去年末克山县信用联社为各类经营主体办理农民财产权益抵押贷款5000万元。一些银行还探索了信用贷款模式。

  除银行外,涉农企业的联动也成为破除农村金融瓶颈的重要一环。在产粮大县桦川,新峰集团与哈尔滨银行融兴村镇银行开展金融合作“企保农贷”,依托旗下农资销售直营店为农民提供担保,当年发放贷款7000万元,去年和今年发放贷款均超过4亿元。

  【订单、保单都能抵押】“为什么企业不怕风险为农民担保?因为他距离农业更近。”新峰农业发展集团董事长文景刚道出了其中的关键:集团72家直营店都在村里,店主既是经销商也是种植大户,农民种什么、什么品种、地块在哪都很了解。一旦贷款农户发生逾期,集团代偿贷款后,把农户土地经营权拿过来就可以自己种。正是具备了这种能力,“企保农贷”开展5年来一笔逾期都没发生。

  黑龙江省委农办统计,去年该省共创新农村金融产品20种,19个县推广订单、保单、信贷多种组合的金融服务模式,37个县探索“农户+合作社+企业”的农业产业链融资模式。截至去年11月末,全省涉农贷款余额达到7052.6亿元,同比增长29.7%。

  【合作社内部进行资金互助】参与农村金融改革的地方干部介绍,一些县市农民、企业和银行联动,已构建起新型“造富生态”,方便农民贷款。就连农民内部也在催生新的金融业态,盛产优质大米闻名的五常市开展合作社资金互助,效果明显。

  五常市二河乡新庄合作社把资金互助作为切入点,通过建立封闭运行机制,制定信用评价体系等,累计融资贷款1500万元。当前,合作社正致力于打造“社员自己的银行”。

  新庄村党总支书记刘清泉说,合作社从最初融资38万元起步,现在社员入股和借款已常态化,理财意识和诚信意识都有提高。资金互助甚至正在转变当地农村生产生活方式。

  点评:常年研究农村金融改革的肇东市农村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庞树军说,随着土地经营权抵押、财产权抵押等多种贷款形式出现,多地农村金融呈现出抵押物增价、利息下降、还款周期延长的可喜变化,银行“想放不敢放”、农民“想贷贷不着”的农村金融断桥正在重新搭建起来。通过农村金融改革,形成了灵活多样的融资贷款渠道,有了充足的“子弹”,农民发展现代农业更有劲头了。

  三产融合成就“奔富链条”

  “种地也有流水线生产的感觉了。”在黑龙江,穿着皮鞋,开着小车种地的农民不是少数

  【点点鼠标就能浇水、通风】休闲装、穿皮鞋,黑龙江北安市种粮大户张洪波的穿着颠覆了一般人对农民“泥巴和身”的印象。在水稻育秧的关键时期,张洪波几乎每天都开着自己的皮卡来到北安市现代农业标准化水稻示范基地,查看秧苗生长情况,自己脚不沾泥、手不碰水。一旁的工作人员,只需在电脑上点点鼠标,智能微喷头就会根据室内温度、湿度和通风情况,自动为秧苗洒水。

  “以前给棚里秧苗洒水,农民都是提着水桶,用水瓢凭感觉往苗上撇水,有的地方水多、有的地方水少,现在都是智能控制,提高了农业生产的精准度。”北安市现代农业标准化水稻示范基地负责人李富强说,农业生产方式的深刻变化,得益于社会化服务水平的提升。

  【穿皮鞋、开皮卡种地】随着农业规模化、机械化、科技化发展,种地过程越来越现代化。很多农民不再是“土里来泥里滚,一天穿不出一身干净衣服”的旧形象。在黑龙江,穿着皮鞋,开着小车种地的农民不是少数。

  跟水稻智能催芽车间负责人谈好价格后,木兰县农民王敏把黑色小轿车开进了催芽车间,麻利地从后备箱里取出准备委托催芽的水稻种子,“十天八天就能催完芽,花几个钱也方便。”

  “种地也有流水线生产的感觉了。”王敏说,现在农业“硬件”配置高了,育秧可以到标准化大棚来,插秧有专门的插秧队,收割也有专业收割队,自己负责田间管理就行。

  去年黑龙江省利用两大平原改革试验,整合涉农资金5.66亿元,新建水稻标准化育秧大棚4.4万栋、智能化催芽车间93个,水稻智能化催芽基本实现全覆盖。

  【种田也雇“职业经理人”】随着农业社会化服务水平提升,一些合作社和种粮大户连田间管理也不自己管了,而是聘请一些有多年种稻经验的“老把式”,让“田间职业经理人”负责种地。

  一些大型合作社同时聘请多个职业经理人。桦川县星火乡新峰农副产品专业合作社早尝到了专业化经营的甜头。合作社有水稻2万多亩,聘请了50多名种地好手组成管理团队。合作社负责人说,合作社每年给田间管理能人的保底工资是4万元,不是自然灾害原因导致的减产会罚钱,超过规定平均产量有奖励,超过部分五五分成。“这种超产奖励的办法激发了管理人员热情,粮食单产增加不少。”

  赵鸿是管理团队的一员,2012年老赵把自家耕地租出去,第一次当上“田间管理职业经理”。去年赵鸿负责管理450亩有机水稻,产量比预计要高出一部分。作为奖励老赵还获得了“提成”。

  “田间职业经理人”队伍正在扩大。在巴彦五岳农机合作社,真正负责水稻种植的不是理事长李树军,而是聘请的种田能手罗宏达。在巴彦西集繁荣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专管种地的不是理事长李世华,而是已经退休的高级农艺师唐凤吉。“一个月拿3000元工资,不比退休前少。”唐凤吉说,“我的任务就是指挥社员和工人把地种好。”

  【一产“接二连三”】种出了好农产品,卖不上好价钱更让人着急。庆安县是黑龙江省绥化市的水稻主产区,过去水稻产业种、加、销等环节衔接不紧密,产业链不完整,好米没有好价格。近年这个县引进和扶植了一批水稻精深加工企业及大米加工交易中心,将水稻产业从加工大米,延伸到生产米糠油、秸秆造纸、稻壳发电,基本实现了对水稻的“吃干榨净”,农民收入也在农业产业链延伸中逐年增加。

  在绥化所辖的望奎县,马铃薯产业链的前端是县里的马铃薯科研所,中间是覆盖多个乡镇的马铃薯联合社,末端是县里多个马铃薯加工企业。望奎县委书记单伟红将当地的马铃薯产业发展思路概括为“接二连三”。

  “10年前我们还时常受到憋粮、憋猪的困惑,习惯就农业抓农业,产业链没做起来。”绥化市委书记张晶川说,农业处在产业链和价格链的最低端。通过大力延伸农业产业链,绥化形成了“一产接二连三”的互动型、融合型发展模式,走上了一条用工业化理念发展农业的转型路。

  【资本大佬“俯身务农”】6月2日,地产商人潘石屹现身以盛产“贡米”而闻名于世的黑龙江省宁安市渤海镇响水村。资本大佬要务农吗?答案很快就揭晓。当天,一款“潘大米”就问世了。

  更让人惊奇的是,潘石屹不是简单地在响水认领一块农田,而是成了响水村村民。当地已经授予潘石屹“响水村荣誉村民”称号,这让他又多了一个身份——农民。有专家介绍,无论是“潘大米”的诞生,还是此前的“任小米”,都为农产品带来了名人效应。

  【农业嫁接互联网】生态黑龙江,中华大粮仓。为了适应市场需求,黑龙江省大力发展“鸭稻”“蟹稻”“旱稻”“鹅玉”等绿色有机农牧业生产模式,通过淘宝、京东等互联网企业,促进农业由生产导向向市场导向转变、由“产加销”向“销加产”转变,在“种得好”基础上实现“卖得好”。

  一些地区还利用农业搞起了旅游产业。再过两个月,位于桦川县的五良纯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将是一片绿油油的“稻海”。“每年七八月份,连片稻田两侧蛙声一片,稻香四溢。”桦川县委书记郭广福说,如今这个地区已成为当地“农业旅游景点”,有人还专门来取景拍婚纱照。

  点评:黑龙江省农科院总农经师矫江说,如今的农业产业不再是简单的耕种,而是生产、加工、销售链条式延伸,农业、工业、服务业聚合式搭配,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农民更多地分享二三产业利润,一个新的“奔向富裕”产业链条正在形成。

  多元发展引领“创富之路”

  农业现代化与工业化、城镇化的良性互动和深度融合,更多的农民走出农村,农民生活方式逐步由“传统”向“现代”转变

  【农民家庭财产结构改变】当前,我国农业发展面临农产品价格“天花板”封顶、生产成本“地板”抬升等新挑战,农民依靠种粮增收的空间越来越窄。

  黑龙江作为农业大省,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功不可没。在此基础上,注重经济多元化发展,让农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记者在全国粮食生产基地三江平原部分县市采访发现,不少农民的家庭财产结构正发生变化。以往以种粮为主,种地依靠三四万元的小四轮,家里主要财产是粮食、耕地。现在土地规模经营后,大农机越来越多,动辄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农机也不稀奇,价值远超十万元左右的农房。

  【农村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本、资本变资金】佳木斯市委书记王爱文说,随着农业、农村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转变,农民财产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农民财产中的农机占比大幅提高,为农民增收增添更多拉动力。农村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本、资本变资金的步伐开始加快。

  在五常王家屯现代农机合作社,把土地入社后,200多名农民变身为企业员工,成为产业工人。还有很多农民从土地中解脱出来,从事种菜、养殖、运输。每个入社成员除入社土地收益外,户均年创收在3万元左右。

  随着农业生产率提高,越来越多的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发展非农产业或进城务工。2015年黑龙江省转移农村劳动力560万人,实现劳务收入70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约13%。

  【“打工仔”变身“粮王爷”】一些农民还走上创业路。2014年5月,一直怀揣创业梦想,干过装修工、修理工的“80后”农民商英杰成立了英杰源水稻专业种植合作社,已从最初的200多亩水田发展到1000多亩,同时通过订单带动周边农户种植水稻1600多亩。

  为了延长产业链提升合作社效益,商英杰注册了“粮王爷”商标。如今商英杰正筹划着开拓市场,“今年争取线上收入翻番,让自己的‘粮王爷’走进更多寻常百姓家”。

  【农民无形资产超过有形资产】谈起自己的财产结构,商英杰觉得,无形资产已经超过有形资产,“合作社在网上开的店铺名气越来越大,我们的品牌知名度越来越高,这是最大的财产。”农民身份的商英杰,市场化意识越来越强。

  黑龙江省已把农民创业作为大众创业的重要力量,加强农民创业指导服务,加快培育新型经营主体,鼓励农民组建合作社、发展家庭农场、兴办农业企业。截至去年末,全省农民创业人数达75.5万人,创办企业3.2万个,推动了结构调整和农民增收。

  点评:黑龙江省甘南县劳转办主任朱晶桓认为,“两大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加快了农业现代化与工业化、城镇化的良性互动和深度融合,更多的农民走出农村,农民生活方式逐步由“传统”向“现代”转变。同时,更多的农民工回流返乡创业,为农村发展提供新鲜血液。

  未来可期,难题待解

  农业社会化服务、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种粮收益保障法制化等难题待解

  【2020年的现代农业长啥样?】“两大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完成后将是什么样?追逐物质装备先进、组织方式优化、产业体系完善、服务保障有力、城乡协调发展的新格局,只是阶段性目标。

  一份解读文件这样阐释:到2020年,黑龙江现代农业将形成以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为主体的先进组织形式,以规模化、标准化生产和产业化经营为主导的现代产业体系,以资源节约、环境友好为主要特征的科学发展方式,最终走上生产与生态平衡发展、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道路。

  【三大课题待解】如今,黑龙江省粮食产量、商品量、调出量均居国内首位,农业生产潜力不断释放,保障粮食安全能力增强,“两大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但在通往农业全面现代化的道路上还存在一些短板,农业社会化服务、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种粮收益保障法制化等三个重大课题也待破解。

  【社会化服务不系统】首先是主体多元化、运行市场化、服务专业化,公益性服务与经营性服务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尚未有效建立。

  比如说,有的县市涉及农业社会化服务的主要行政部门大约有10余个,相互之间缺少联动机制;一些动植物疫病预防控制、农产品质量检测等公益性服务机构缺失、经费和力量不足;服务重产中,轻产前和产后现象比较突出,对产前信息采集和产后储运、销售等环节保障性差。

  【农产品价格机制不完善】还有,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和创新需进一步探索。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说,从大豆“价补分离”试点来看,大豆价格逐渐回归市场,但大豆加工企业开工率低,黑龙江约100家大豆加工企业开工不足一成,促进大豆产业发展的目标仍未实现。

  今年国家调整玉米临时收储政策,东北玉米购销将实行“市场化收购+补贴”方式,“价补分离”的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亟待完善。

  【种粮收益不托底】最后是种粮收益保障法制化需进一步探索。如何将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举措与地方立法衔接,逐步推进改革成果法制化?如何把对种粮农民补贴和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纳入法规规章?如何用法制化手段保障农民种粮和地方政府抓粮“两个积极性”?已成为现代农业改革推进一个时期之后的重要课题。

[责任编辑: 李国红 ]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21354889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