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华聚焦 冰城热点 旅游时尚 健康养生

人心相牵才是年——春节里的亲情、爱情和友情

2016年02月06日 09:10:02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2月6日电题:人心相牵才是年——春节里的亲情、爱情和友情

  新华社记者闫睿

  此刻,亿万中国人奔涌在归乡旅途中。

  回家!回家!回家!或许从没有哪一场出行携如此气势,那伴着火车鸣笛、飞机轰鸣而来的,是乡愁向全体国人发出的呼唤。

  家,成为游子们最心安的信仰。每到春节,他们沿着情感的磁力线回归,团聚在生命的原点,心手相牵,细品昨日,静待明天……

  割不断的亲情:别让等待太久

  4日立春,北方仍寒。62岁的孙凤梅坐在东北农村家中炕头上,眼巴巴地望向窗外。听见门响的那一刻,腿脚不好的她小步趔趄过去,看到小儿子回来了,母子俩的头猛地扣在了一起。孙凤梅嘴里念叨着:“你可回来了,就是挂挂着你……”

  而在几天前,家住黑龙江一面坡镇的黄佳从宁波飞往北京,又从北京转乘到沈阳,再从沈阳转火车到哈尔滨,最后在县城大巴的颠簸中,回到了阔别许久的家。本可以选择更便捷归乡路的她,为了多省下些钱给家人置办新衣,2000多公里的路走了不下3天。

  “回家的路,永远也不觉得绕。”黄佳说,每次过年回家,都感觉自己是个刚呱呱坠地的婴儿,回到最初的起点,储存温暖的力量。

  一年一度的春节,总能使情感的潮水尽情奔流。亿万人潮的春运,纠结着中国人对亲情强烈的渴望与梦想。“我要回家!”——这来自心底最深处的呐喊,是爱的驿动。任由千山万水,也无法阻挡。

  王亮对村子里过年有别样的记忆。“初一同村人要互相拜年,送果子,初二还有已婚女儿回娘家一说。”他说,还想像小时候一样,和家人去集市上置办年货,几家小孩串门玩儿。

  “他们总说我上班了,就不用他们操心了,可哪能不惦记呢。”在外工作一年后,王亮发现父母的两鬓越发白了。“假期时间短,就想跟他们一起做做饭,虽然帮不上啥忙,也比自己在那儿玩手机强。平时打电话再多,那终端也比不上和爸妈面对面地聊。”

  有甜有愁的爱情:“虽有压力,何尝没有憧憬”

  猴年春节后,31岁的黄佳也将拥有自己的小家。她和小她两个月的未婚夫李振宇,将在春节后完婚。

  从初中时的好友一路走来,两人从没想过会在一起,也曾各自谈了男女朋友,却最终牵手,爱情结了硕果。“如今再看,缘分可能就是所谓的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吧。”黄佳说。

  这个当年一心想“把自己嫁出去”的女孩,如今已打拼成为一名执行经纪人,在事业和爱情上收获着稳稳的幸福。父母曾经为她的婚事着急,却并未强求,鼓励她顺其自然。

  “我要活出自己来。”黄佳如今长时间在浙江一带工作,但说起话来仍保持着东北女孩的爽朗,“逼婚是老观念了,考虑它、在意它干吗呢。自己的生活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暂别在西安火车站,王亮将热恋中的女友送上回咸阳的火车后,才奔向自己上车的站台。“想念却也克制,只要心在一起,就是年。”

  王亮说,两人虽在一个公司,但平时忙于工作,一起出门也多集中在周末。“甜蜜不一定非得惊天动地,平平淡淡有时来得更为真切。”这个“90”后男孩如此思考爱情。

  王亮表示理解父母追问婚姻大事的急切。但他说,他们这一代人的社会经历不同以往,思维更多元,想法更开放,甚至存在“不婚族”,谁不想“我的婚姻我做主”呢。

  春节后,李振宇的工作将从深圳调至江苏南通,黄佳准备先陪他过去安置好。他们俩计划着在青岛买一套房子,首付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压力。“慢慢来,有家就有爱,愁不如乐。”尽管婚后面临一些现实难题,但黄佳小夫妇总是很乐天派。

  万肩共筑的友情:“你我都是归乡的游子”

  朋友圈中有这样一组照片刷进了人心:新婚边防军人与列车员妻子为了各自坚守春运岗位,春节“团聚”仅是月台上的短暂相见。还有诸多像他们一样的春运工作人员,放弃和家人团圆,把春节默默献给了无数归乡心切的人。

  黄佳今年的回家路,正赶上春运初的“超级寒潮”,而她却依然感受到来自万千陌生人的善意传递:铁路部门紧急抽调临近铁路局列车支援,民航部门在广播里一遍遍传递着最新信息力求不晚点,邻座大哥不善言语却一把帮她扛起行李放在了行李架上,还有一路交谈攀到老乡时那会心一笑和亲切的家乡口音……

  这就是中国的春运,一头牵着霓虹梦想,一头连着山水乡愁,令人着迷而又欲罢不能。在这个世界上短期内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中,“回家”是共同的“乡音”。那些常年在外的人,不论身在何方,都会想方设法,上路回家,省亲祭祖。

  春运的中国,是一场情感的接力。你我可能素昧平生,但在路上,每位都是归乡客,再大的雨雪阻途挡不住前行的脚步,再烈的寒风也有热心人一路的护航。千里迢迢回家乡,这凝聚着中华民族生活情感与追求的极致时刻,不正是我们最深沉的向往么。

  在广东佛山打工的覃业体,今年搭上了由南宁铁路局与广铁集团开设的“摩托大军”返乡高铁专列,回到广西贵港只用了3个钟头,而以往骑行需近15个钟头。

  从上海站转乘回家的孙宏安,在车站志愿者的帮助下顺利乘车,回到了山东老家。他说,如果有机会,他也想当一回春运志愿者。

  眼下,大街小巷的灯笼已高高挂起,家中的饭菜已准备停当,只待你的归来。今晚,温一壶清酒,围炉话时光,中华大地上的每一乡、每一家都将变为情感的磁场……(完)

[责任编辑: 李 硕 ]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41350798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