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空港人 撑起安全伞
2021-01-31 09:17:25 来源: 黑龙江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监护员刘文超。

机务工程师张岩。

装卸工张友年。

  21日腊月初九,“四九”第五天,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停机坪上寒风刺骨。清晨,记者走近在户外作业的龙江空港人,看他们在默默坚守中保障旅客出行安全。

  镜头一:刘文超 远机位监护站如松

  在成都航空的飞机下,远远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登机口,走近看见“全副武装”的他只露出一双眼睛,睫毛上挂着白霜。这是远机位监护员刘文超正在执行航班的监护任务,“停机坪像个冰柜,就算武装到牙齿,站立1小时就冻透,身体也好像结了一层冰一样,硬邦邦的。”刘文超说。

  刘文超是机场消防护卫部护卫大队的一名员工,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6年多,主要守在飞机客梯口,对周围30米范围内的人员和车辆进行检查,每天要监护7到8架飞机,平均监护时长1个半小时。有时遇到飞机晚点,连续监护三四个小时也是常事,直到旅客登机飞机滑出跑道,他的监护工作才算完成。

  “夏天还好说,最难捱的是冬天,尤其夜晚零下30多度,停机坪得接近零下40度,无论穿多厚都能被打透,下了岗后寒气侵到棉衣里,好长时间才能缓过来,手脚关节常常隐隐作痛。”刘文超憨厚地说,“作为民航人,我很热爱我的职业,只要能保证飞机安全、正点飞行,再冷再累也要坚持,这是我的责任。”

  镜头二:张岩 机务维修绷紧安全弦

  飞机除冰、航班过站保障、落地指挥、适航状态检查……冬日里,机务保障部维修队整机放行工程师张岩忙碌不停,安全弦绷得紧紧的。

  “极寒天气下,飞机供油管路封圈常冻硬漏油,需要对漏油部位局部加温,本来一个小时能完成的活儿就需要更长时间。”正在对飞机检查的张岩,一边搓着冻僵的手,一边对记者说。

  从事机务保障工作11年,张岩每天要在户外工作8个小时左右。每架飞机进港只有1个半小时,要争分夺秒地在飞机出港前进行近百项检查、填写检查单,有时饭都顾不上吃。尤其过夜飞机的航后检查大部分集中在后半夜,拿手电筒的手常被冻得不听使唤。

  “冬季为飞机除冰是一项重要的工作,过夜的飞机结霜或积雪都会给安全飞行带来隐患。”张岩说,寒冬里机务部一半多的人都集中在除  冰岗位上,可谓任务重责任大。

  镜头三:张友年 每天搬运千件行李货物

  中午时分,一架春秋航班刚刚降落在停机坪上,已在寒风中等待好半天的站坪部装卸小组长张友年立即打开货舱门,猫着腰钻进货舱搬行李,递给下面的同事。

  张友年说今年冷冬,他的脸被风吹的火辣辣地疼,脚冻得又麻又痒,干活累出汗但不敢脱衣服,粘在身上特别难受。

  “有时候一架飞机的行李还没装卸好,另一架飞机又来了,热乎乎的盒饭吃时已变得冷冰冰,航班密集时连水都顾不上喝。”张友年说,一般情况下,每个装卸工每天要搬运上千件行李货物,在货舱狭小的空间内装卸货物最考验人,由于货舱高度不到1.3米,只能猫着腰,或跪或蹲干活儿,不一会就腰酸腿麻了。

  “我们干的不是简单的体力活儿,得熟记代码,货物行李要装到正确的位置,5公斤的差错就会导致飞机无法正常起飞,必须卸得干净、装得明白。”张友年自豪地说。(文/摄 温天禹 仇建 记者 谭迎春)

+1
责任编辑: 郭梁越
  
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7101951